如何科学地讨论一个人的颜值高低?

有一种心理学效应,就叫作“美即是好”(whatisbeautifulisgood)。人类,总是倾向于将美貌与其他积极的品质联系在一起。从出生到进坟墓,坐拥美貌似乎就等于坐拥各种好处。从呱呱坠地起,更可爱的婴儿就能得到成年人更多的关注与照料,死亡率更低。在学龄时期,漂亮的孩子也更能得到老师的认可。他们犯错时会受到更少的惩罚,且更易被委任为领导者。而到了成人社会,更具吸引力的人,也让人觉得竞争力更强。善于社交、更有亲和力、更专业都是他人强加的评价。因此,长得好看的人,也更容易获得更高的薪水与更快的职位提升。反正,相对丑孩子的处处碰壁,漂亮孩子总能获得更多来自世界的善意。

71cf3bc79f3df8dcb64df7dac311728b4710280c

我们该如何定义美?

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美有很多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能在互联网上看到此类争吵,但人类对面孔的审美,又是如此高度一致。我们本身就具备一种能力,可以快速分辨出哪些面孔更美。

在20世纪,有科学家就证明了这一事实,主要实验对象为未受尘世所染的婴儿。例如,在婴儿面前分别摆放两组成年人判定为“美”和“丑”的面孔照片。结果发现,婴儿凝视时间更长的面孔,正是成年人认为美丽的面孔。婴儿对面孔的反应,尚未受文化背景影响。而且,这种审美偏好与面孔的种族、性别也无关。这表明了,人类对面孔美丑的判定,是存在一种先天机制的。

进化心理学认为,人类在长期的择偶竞争中,就已发展出对面孔的偏爱。而关于美的判定,其背后或许还存在着一套普遍适用的公式。那么这条“美的公式”,具体是怎样的呢?20世纪70年代,学术界就已经出现关于“颜值”的研究了,科学家尝试着解答什么是美。

当然,我们也找到了一些参考答案。

颜值的高低,对应着一个专业名词——“面孔吸引力”(facialattractiveness)。它是指面孔所诱发的一种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并驱使他人产生接近意愿。颜值越高,越能诱发愉悦并让人更想亲近。关于美这一议题,1878年弗朗西斯·高尔顿爵士(SirFrancisGalton)就做了一场惊艳四座的演讲。在演讲过程中,他展示了一种名为“复合摄影”(compositephotography)的新技术。

具体做法是将不同人的面孔照片,投射到同一张相片底片上,由此得到一张复合的、平均的面孔。而他最初复合平均脸的目的,就是为了将不同“种类”的人视觉化,以求找到这类人的共同特征。例如,高尔顿认为将多张犯罪分子的照片复合,就能揭示罪犯的真面目了。他期望自己的这项技术,能用于辅助医学或犯罪学。但让大家惊讶的是,合成出来的面孔非但没有面目可憎,反而格外俊朗。他用同样的方法,又处理了一批素食主义者的照片,同样得到了一张更美的面孔。

当年用的方法,还是比较简陋的。到20世纪末,计算机技术足够发达时,科学家才提出了“平均脸假说”(AveragenessHypothesis)。利用计算机技术的辅助,多项研究都证明了“平均化的脸”更具有吸引力。而关于平均脸假说,其背后也有着一套演化逻辑。我们在择偶时,总是倾向于找出具有最少极端特征的配偶,包括外观和行为等。因为,极端或不寻常的特征,总是暗示着变异。这种倾向也被称为“koinophilia”,古希腊语“喜爱平均”的意思。在择偶过程中,选择更平均化的脸,可以避开一些不利的突变。

需要注意的是,这也并不意味着面部结构越平均化的脸,面孔吸引力就越高。一个更新的观点是,尽管平均化的面孔更具有吸引力,但最有吸引力的面孔并不是完全平均的。但无论如何,只要你的脸足够平均化,你离“美女、帅哥”这类评价就不远了。

不过,没有平均脸也不要紧,平均只是美的一个促成要素,而对称性(symmetry)也是。所谓对称性,即一张脸的一半与另一半的相似程度。计算机图像研究就表明,只需增加面孔的对称性,就能增加其吸引力了。我们常说的“五官端正”,其实很大程度就是在说左右对称的问题。

想要获得一张迷人的对称脸,并非“左-左”“右-右”直接镜像翻转那么简单。粗暴的处理,反而会造成面部特征值的变形,如鼻头变大就会降低颜值。而用一种更复杂的图像处理技术,将原始面孔与镜像翻转的面孔进行平均化处理,这样获得的对称面孔,才更具有吸引力。我们经常在网上看到“对称性是检验美貌的标准”之类的帖子,但所用方法是错误的。

尽管人类发育的默认模式,是对称性的。但在现实中,我们每个人的脸都不是严格对称的。体质人类学就有一个概念叫“波动性不对称”(fluctuatingasymmetry),指相对于双侧对称性的细微随机偏离。这种波动性不对称,反映了个体发育过程中的不稳定性。它与人类多种疾病相关,如近亲繁殖、早产、精神障碍和发育迟滞等都会增加这种不对称性。而过去有研究就表明,男性身体的对称性与每次射精的数量、精子速度呈正相关性。

面孔的对称程度,正是一种可判断个体基因质量的线索。越对称的形态,则暗示着该个体有更高的“发育精准度”、更强大的基因。即便选择了丁克,但我们对美的判定,依然很难逃离基因内对更优秀的基因的渴望。根据这一逻辑,我们甚至可以举一反三。

从演化的历程看来,更明显的第二性征也被认为是更具有吸引力的。步入青春期,我们的第二性征就会逐渐显露,这是性成熟的体现。男性发育出更方的下巴、更突出的颧骨和眉骨、更瘦削的脸颊等男性化的面部特征。而女性则拥有更丰厚的嘴唇、更尖的下巴等女性化的面部特征。这种两性差异也叫作“性别二态性”(SexualDimorphism),在自然世界中也普遍存在。体现性别化的第二性征,是在青春期性激素的调控下发育的。这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正是优良基因的可靠信号,第二性征明显更可能被判定为有吸引力。所以按照这一逻辑,男性理应会喜欢具有更加女性化(清秀)面孔的女性。而女性,则更喜欢具有更加男性化(阳刚)面孔的男性。

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对男性面孔的审美偏好却出现了偏差。

大量研究表明,无论男女都偏爱更有“女人味”的女性面孔。然而,女性对于男性面孔的偏好,却会随着情景的变化而发生改变。在一些研究中,她们喜欢更有男性特质的男性。但更多的研究表明,她们反而更喜爱面孔偏“清秀”的男性。其实女性在择偶时,不但会考虑对方的身体健康状况,还需要权衡其亲代投资意愿。在自然界中,许多物种本身是不存在亲代投资的。这些小动物,刚出生甚至还没出生,就犹如“丧父”。雄性只提供精子,雌性则还需独自照料后代长大。在这种情况下,雌性只能更看重雄性的优秀基因,好让孩子能茁壮成长。

但对于一夫一妻制、需要双亲共同照料后代的人类,情况就不一样了。女性人类除了要选择“好基因”以外,还要权衡他是不是一位“好父亲”。在人类社会中,抚养后代需要耗费的精力是巨大的。如果男性非常不负责任,只提供精子就跑路了,那女性就需要一人将孩子拉扯大。因此,权衡配偶的亲代投资意愿,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那么,女性要怎么知道面前的男人未来是不是“好父亲”?这时候,女性化面孔就发挥作用了。对于女性观察者,男性化和女性化面孔所代表的心理品质是不同的。男性化面孔更多与强势、花心、缺乏耐心等特质捆绑。而有责任心、体贴、值得信赖、温和等美好品质,则多与女性化面孔挂钩。而且,在不同情景下的审美变化,就更能说明问题。相对于长期择偶的情景,女性在短期择偶的情景下,更偏好具有男性化特征的异性面孔。在一个完整的月经周期内,女性在排卵阶段会更偏好具有男性化特征的异性面孔;在其他阶段,则更喜欢女性化的异性面孔。而身处医疗条件落后的地区,女性更偏好具有男性化特征的异性面孔,更看重男方的好基因。但在发达地区,情况则刚好相反,更女性化的男性反而吃香。

美,其实和万物一样,也是一种演化的产物。只是这种普适性的美,并非永远行得通。因为人类社会是在不断改变的,而关于美的定义也会一直改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如何科学地讨论一个人的颜值高低?

赞 (3)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