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爆了”?不,它们才是祖先称霸雪原的必备硬件

如果你曾留意过,就会发现欧洲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是清一色的标配“双眼皮”。而且仔细一想,还真的找不出几个单眼皮的欧美人,不信你可以在脑内搜寻一遍。在欧美等地,他们根本不知道单眼皮为何物,也不会去区分单双眼皮。所以如果将在亚洲风靡的“双眼皮整容手术”搬到这些地方去开业,基本上可以预见是亏损的。不过与其说欧洲人都是双眼皮,倒不如说亚洲人的单眼皮才是世界上最独特、最具有标志性的人类特征。

bfa9-isuiksn9887339

东亚人种独特的单眼皮,其实指的是眼眶内侧有一条皮肤皱褶,叫内眦赘皮。内眦赘皮是上眼睑褶皱下坠包裹眼头的结果,有轻重程度之分。程度较轻的就成了内双,而较为严重的便成了所谓的单眼皮。内眦赘皮,也叫作蒙古褶,因一般认为现在的东亚地区,为蒙古人种的后代。

就算是双眼皮的亚洲人,有这道褶的也不少。例如刘亦菲的双眼如此具有东方神韵,就是托了“蒙古褶”的福。相反,没有蒙古人血统的白种人(高加索人),他们的眼部有不同程度的凹陷,头骨眼眶部分突出,双眼是又圆又大,“蒙古褶”就极其罕见了,除非是变异或疾病等原因。然而因为审美的变化,东亚人总是以这道“蒙古褶”为耻,纷纷走进整容医院,想要改变这刻在基因里的印记。

19世纪末,一位英国医生约翰·朗顿·唐便把唐氏综合征,称呼为“蒙古人种病”。因为他认为唐氏综合征患者的眼部特征与亚洲人十分相似,如“蒙古褶”和上扬的眼尾。他解释道,唐氏综合征是一种由“高贵”的白种人退化到“低贱”的蒙古人的病变。所有人在婴儿时期普遍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蒙古褶”,而高加索人一般在3~6个月之后“蒙古褶”就会自动消失。所以,他们才用“弱智”来描述此类患者,认为“蒙古眼”是“进化不完全的产物”。殊不知东亚人的眼睛不但与众不同,而且进化出了不少过人之处。

根据进化论的解释,东亚人独特的眼型主要起源于对极度严寒环境的适应。如果在寒冷的地方,第一时间冻瞎的可能就是“双眼皮”的欧洲人。我们知道人类的祖先都起源于非洲,经过数百万年的迁徙才形成了今天的人种格局。而其中有一支,就在间冰期(较温暖)通过西伯利亚到达东亚大陆。随着时间推移,大概在距今1.8~2.2万年,寒冷的末次冰盛期便来临了。为了在寒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我们的祖先在外貌、体格上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

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对抗恶劣的气候,我们独特的眼睛才形成。例如我们眼窝内脂肪层不但会加厚,还会进一步延长,而且眼部的皮肤会向内生长,使眼眶变小。这些变化的出现,都是为了保护我们脆弱的双眼。虽然我们双眼没有感知温度的神经,但人体对眼球的保护却是无微不至的。要知道为了保护眼球,人体优先供热的地方之一就是双眼。在红外成像仪中,就能看到眼窝周围是脸部温度最高的区域。除了供热优先外,角膜和巩膜也像隔热层一样,能起到保温作用。这些缺少血管的透明组织,几乎没有散热作用,但能起到缓冲寒冷直接传导到眼的作用。在极其寒冷的环境中,如果没有这些保护措施,“体液外露”的眼睛都可能被冻住。

对极度严寒地区的人来说,眼睛几乎是决定着生死的关键器官。它不能通过用厚厚的兽皮包裹的方式来抵御寒冷。人类双眼必须裸露在外,才能获取到最重要的视觉信息。在严寒的劣境中,假如没有有效的保护措施,人们的双眼很容易被冻得无法睁开。失去视线,几乎就等同于葬身于雪海。

所以在原有的保暖措施基础上,东亚人特有的“蒙古褶”就是保温的必备良器。

这种从上眼皮脂肪层一直向下延伸至睫毛处的结构,能够更有效地包裹双眼,使温度更难散失。此外,上下眼皮的脂肪层也会变得更厚,甚至连眼窝内都填满了脂肪,几乎看不出凹陷。这种平坦的结构不但降低了眼睛与寒冷空气的接触面积,使冷空气带走的热量更少,而且更厚的脂肪还能有效地保持眼部温度。这些结构,无疑都大大地提高了东亚人的生存概率。不过,这种脂肪饱满的眼部结构,出现那道双眼皮褶子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了。除了防寒作用,单眼皮对强光的缓和作用也是必不可少的。

据研究报道,干净新鲜的雪面对太阳光的反射率高达95%。也就是说在阳光下,95%的太阳光线会被雪面反射出来。如果你盯着雪面看,就几乎等同于盯着天上的太阳看了。所以去滑雪时,人们就要戴滑雪眼镜。因为雪地反射不但影响视野,还容易被“亮瞎了眼”,患上雪盲症。雪盲症,顾名思义就是雪面强光刺激造成的暂时性失明,包括眼角膜、结膜等的损伤。

但我们的祖先没有墨镜,又该怎么办?此时,眼缝更小和眼皮更厚的眯眯眼,就成了抵御雪地强光的利器。此外,东亚人的小眼睛还自带墨镜效果,因为东亚人有更浅色的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retinalpigmentepithelium)。它位于视网膜的最外层,由单层色素上皮细胞构成,可以吸收光线,减少光的散射从而保护眼内组织免受氧化损伤。这层上皮细胞的颜色和透明度,决定了其反射量和吸收量。

研究表明,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的颜色与人的肤色有关。这是因为在人类的胚胎时期,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曾是皮肤的一部分。此外,东亚人的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的透明度也更低。而东亚人这颜色更浅和透明度更低的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会使其对强光的反射量和吸收量都变大。这些结构,无疑为东亚人的祖先成为“雪原一霸”增加筹码。

此外,我们的大脸、短腿、塌鼻等特征,都与寒冷的气候脱不了干系。因为大自然有一条与我们审美完全相悖的定律——艾伦法则。根据艾伦法则,同一个物体在越冷的地方,个体四肢越短、躯干越圆。这是因为四肢和附器越短小,散热也就越少。

例如一个物体的体积只有8个棱长为1的正方体那么大,那么把它们拼成1×2×4的长方体,其表面积就是28个单位。但如果把它们拼成2×2×2的正方体,其表面积就是24个单位。而表面积越小,也就意味着散热量越少。当然,数学好的人应该已经发现:同样的体积,球体才是表面积最小的。

在19世纪,美国动物学家艾伦就发现,与温带的兔子相比,北极兔的耳朵和尾巴更短,身体也更圆。同样的情况,也普遍地发生在北极熊、北极狐等动物身上。来自不同纬度的同一物种,也遵循着艾伦法则。当然,这个法则也同样适用于人类。那些住在炎热地区的人,腿部往往较长,如非洲等地,而东亚人就明显四肢相对较短。人类学家曾测量了不同种族的坐高与身高比,东亚人为0.55,欧洲人为0.5,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人则为0.45。

除此之外,科学家还研究了动物面部特征与艾伦法则的关系。1968年,斯蒂格曼曾做过一个实验。他把两组幼鼠分别放到22℃和5℃的环境中90天,并给予充足的水和食物。实验结束时,他发现在寒冷条件中生存下来的老鼠,有更狭窄的鼻腔、更宽的脸,尾巴和四条腿也更短。在寒冷的西伯利亚,东亚人小而塌的鼻子,也正是艾伦法则的体现。我们都知道,鼻子的功能除了闻气味外,还能对空气加湿加热。较小的鼻孔和更深入的鼻腔,都能提升加热冷空气的效率。这样,我们的器官和肺才能避免被冷空气所伤。

所以说,那些你认为丑爆了的单眼皮、短腿、大脸、塌鼻,也曾帮助我们的祖先开疆扩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丑爆了”?不,它们才是祖先称霸雪原的必备硬件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