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惊悚的神秘现象,能用现代医学来解释?

在被判定为死亡后,一名西班牙男子被送上了尸检台。法医认真地用笔在他的身上标好记号,以便进行解剖。刚要开始时,动刀的医生突然接到紧急通知,便离开解剖室。可当他再次回到解剖室时,居然听到了一阵阵微弱的打鼾声。一开始他以为是幻听,结果进去一看被吓了一大跳。谁能想到,发出鼾声的竟是刚才那具就要被解剖的“尸体”。

v2-3d52a1c04e872140e6c1c79bd7a206c5_720w

原来该名男子在失去生命特征数小时后,又重新活过来了。大家在感到惊悚离奇的同时,不免调侃是鼾声救了他一命。可仔细一想,此事却也让人感到害怕。要是当时法医准时开刀,又或者直接送去下葬,那后果将不堪设想。那么,现代医学究竟如何看待这种“起死回生”的诈尸现象?在科技不发达的过去,古人又是如何预防此类现象的发生呢?

过去,人类就发明了各种方法来定义生命的终点。人类尝试过反复喊病人的名字、用钳子夹乳头、把水蛭放进肛门,等等,但似乎都不尽如人意。为了找到一个标准方案,1846年巴黎还为此举行了比赛。医生尤金·布切特因提出了“临床死亡”的定义而夺魁。“临床死亡”即一个人的呼吸停止、心脏停止跳动,就能确认他死亡了。可即便如此,当时的人们普遍有“活埋恐惧症”。

所谓的“活埋恐惧症”,即害怕自己还没咽下最后一口气就被活埋了。为了防患于未然,从18世纪起就有人发明了“安全棺材”。其中最为经典的是,美国于1868年公布专利号为81437号的安全棺木。与之前的棺木不同,它巧妙地将钟铃、绳子,以及梯子置于其中,并加以设计。倘若“死者”突然在棺木里醒来,拉动了“死”时被放入手中的绳子就会响铃。万一没人发现的话,他还可以拼尽全力通过梯子从坟墓里爬出去。

而1887年设计的一款棺木配备了空气管和报警器,更为便捷实用。一旦棺木里有动静,空气管便会被接通,报警器就能发出报警声。这样一来,那些意外被活埋的人就能重新呼吸,避免因窒息而死亡。类似的安全棺木开始层出不穷,且越发高级。比如1904年发明的棺材中就已经含有一个基于闭合电路的复杂系统。如果被埋的人醒来后,可以闭合电路,那氧气储存器就会被打开。之后,信号就能通过电线系统发射出去,“复活”的人就有机会得救了。

我们已无法得知究竟多少“安全棺木”派上了用场。但一项关于活埋的研究成果是令人沮丧的。该研究显示,“活埋”的高峰期极有可能出现在1952年。也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呼吸机、喂食管、导管、透析机相继诞生。

人类逐渐发现,在缺少某些身体功能的情况下,人仍能处于活着的状态。到了1966年,脑死亡(braindeath)的概念正式诞生,活着不再只与心跳、呼吸有关。如今我们知道,现代医学普遍以脑死亡作为判定个体死亡的依据。尽管死亡的定义变得更科学了,但仍无法阻止“起死回生”的现象发生。

只不过,它们可能更多地发生在医院太平间的尸袋里。2014年,美国密西西比州一名78岁的男子被宣布死亡。哪里晓得第二天,他竟从太平间的尸袋中苏醒了过来。

类似地,美国一名80岁的“死者”在医院太平间被“活活冻醒”;91岁的詹妮娜·科基薇茨在死了11小时后,在停尸间冰柜里突然坐了起来。

据说这位“复活”的老妇人淡定地向工作人员要东西吃。另一家医院的一名患者因药物过量被宣布脑死亡,但在被送往手术室收集捐献器官时,他突然醒过来了。这件事引发了社会舆论的抨击。类似的例子并不在少数。在医学上,这些离奇的“起死回生”的现象都被叫作“拉撒路综合征”(Lazarussyndrome),即患者停止心跳和呼吸后过一段时间,突然恢复自主呼吸的现象。早在1982年,拉撒路综合征就被文献首次记录了。目前全世界至少已报告了38例。尽管官方报告的病例较少,但现实中的拉撒路综合征患者要多得多。

2011年,芬兰赫尔辛基大学中心医院的研究员进行了一项为期6年的前瞻性观察性队列研究。目的是确定停止院外心肺复苏术(CPR)后拉撒路综合征的发生率和发生时间。研究跟踪分析了2011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在芬兰赫尔辛基紧急医疗服务中心进行的院外心肺复苏术停止10分钟的生命体征监测数据,以检测可能出现的拉撒路综合征。研究结果发现,在这为期约7年的研究过程中,记录到进行院外复苏术的病例有1376例。其中有840例(61.0%)CPR在现场停止。拉撒路综合征出现5例,发生率为5.95/1000,其中3例在2~15分钟内死亡,另外2例在1.5小时到26小时在院内死亡。这项研究再次确定了拉撒路综合征的存在。研究报告于2017年发表在医学期刊《复苏》(Resuscitation)上。至于“拉撒路综合征”产生的原因,目前医学上有两种理论可以来解释。一种理论认为,它的出现是因为在CPR的过程中患者胸腔压力不断蓄积,当CPR停止后累积的压力得到释放,被压迫的心脏才能慢慢恢复搏动。另一种理论则认为是抢救药物的生效出现了延迟。比如注射的肾上腺素在患者被宣布死亡后才开始生效。又或者是当患者的静脉回流受阻时,外周静脉注射的药物可能隔段时间才能随血液循环到达靶器官。此外,血钾水平过高也可能导致自发循环恢复延迟。

针对拉撒路综合征的现象,临床对死亡的判定会在患者心脏停止跳动后继续观察5~6分钟。目的在于,准确地判断出患者是真正的死亡还是仍有一线生机。但更长的观察时间可能造成器官因长期缺血无法用于捐赠等。其实在医学上,还有一种同样诡异的医学现象容易与拉撒路综合征混淆。它就是拉撒路反射,一种临死前的原始自动的反射。

拉撒路反射通过脊椎发力的“反射弧”对身体产生影响,能使死者坐起,短暂地举起手臂,放下,或者交叉放在胸前。这也是为什么影视剧中的僵尸都喜欢低着头,然后往前伸直手臂的原因。

就和你手被烫了以后立刻弹开是一回事,拉撒路反射完全不需要大脑的参与。其实哪怕一个人死去之后,他的皮肤和脑干细胞依然可以存活数日,骨骼肌干细胞在死亡两周半的尸体中仍可被发现。

这种不同步的衰亡过程导致了“有心律的尸体”的现象存在,实际上这类现象都出现在脑死亡患者身上。发生拉撒路反射时,脑死亡患者的手臂上有时还会出现鸡皮疙瘩。这常常会让死者的亲友以为死人复活了。有人认为,许多埃及木乃伊总是双手环抱胸口可能就是拉撒路反射导致的。

其实从生物学上来说,死亡没有一个统一的时刻;每一个死亡是由一系列的“迷你”死亡组成的,不同的组织以不同的速度死亡。也就是说,我们身体的其他器官并不一定因为“总部”的衰竭而停止运转。在某些情况下,病患的心脏仍在跳动,他们的一些器官能在死后持续运转长达14年,甚至有一具尸体在死亡后“存活”了20年。

从这个角度看,死亡不是一个事件,它更像是一个过程。关于死亡这个沉重话题,科学仍在寻找一个更明确的答案。但经过数世纪的尝试,我们也仅仅知道“死亡”存在着不确定。既然如此的话,或许只有当下才是我们最能把握住的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有什么惊悚的神秘现象,能用现代医学来解释?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