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细胞组成的头发,真可以上演“一夜白头”这种魔幻戏码吗?

没有什么词比“一夜白头”用来形容一个人焦虑到极点的状态更合适了。你会在小说里、电影里甚至是社交媒体或网络社区里看到关于一夜白头的案例。白发魔女、想要当食神的史蒂芬·周,这些可能是大家很熟悉的经典案例。不过,今天不打算说这些虚构的故事,毕竟这些故事是作者加工创作出来的。那么以现代科学的角度看,“一夜白头”到底存不存在?

v2-b3eab0c8a81d316d42340ebc889d6f27_1440w

从常识上讲,一夜白头是不可能发生的。如果你有拔白头发的癖好,一定拔出过一半白一半黑的阴阳头发,仔细观察的话你还会发现头发从白到黑没有一个确定的分界。从原理上讲,头发的主要成分是角蛋白,是由表皮细胞角质化形成的,它的颜色又由当中的黑色素决定,而头发中已经没有活细胞,也不再受机体的控制。就算我们假设某个人在某一瞬间突然失去了合成黑色素的能力,那么他的头发也不会迅速变白,已经长出的部分仍然会维持本来的颜色。

就像是染黑了头发的白发老人一样,如果不漂不染,要重回满头白发少说也要几个月的时间。比如1980年我国在新疆出土的“楼兰美女”,距今已有3800年,她棕黄色的头发依旧保存完好。

事实上头发和骨骼是人死后最容易保存下来的部分,从中可见其稳定性。所以长出的头发在正常情况下就不会发生颜色上的改变,除非是人为脱色或染色。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给一夜白头下个结论的话,那未免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不啰唆,先来看这些证据确凿的案例。

2019年1月,央视播出了反腐纪录片《红色通缉》,在第四集约38分钟处就有一个案例,讲的是“红色通缉令”3号人物乔建军。乔建军于2018年6月在瑞典被当地警方拘捕,可能是没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潜逃计划会失败,他在落网的当天“一夜熬白了头”。纪录片中有图有真相,还有负责案件的工作人员作证,这恐怕能算得上是证据确凿的一夜白头案例了吧。

除了落网的罪犯会一夜白头,更常听说的是亲友故去家属承受巨大打击一夜白头的事情。在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接受采访的东北老刑警彭书滨回忆一起发生在2001年的命案:大学附近一网吧老板被凶手锤杀。彭书滨当天在案发现场见到死者父母。因为死者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可能比较注意保养,所以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更年轻一些。等到第二天彭书滨走访死者家时,死者的母亲已经满头白发。彭书滨说:“我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一夜白头究竟是什么样。”

还有不少来自其他国家的案例:18世纪法国37岁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在上断头台前一夜白头,所以一夜白头在西方更常见的名字就是“玛丽·安托瓦内特综合征”(MarieAntoinettesyndrome)。另外还有比较特别的案例,比如《大西洋月刊》(TheAtlantic)曾经刊登过一篇文章,作者描述了在一次国外报道过程中,她的唇毛突然变成白色且有些透明的样子。印度一位48岁男子的一只脚上的毛发突然变白,而另一只脚却没有变化,他没有报告疼痛,皮肤也没有变色,身体健康,医生无法确定病因,只怀疑是白癜风的早期征兆。可见会一夜变白的不仅是头发,也可以是身上任何部位的毛发。

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真实案例,但是仍有不少人认为所谓的一夜白头可能夸大了头发变白的速度或者仅仅是其他原因导致的假象。

有一种解释认为,法国王后一夜白头可能是因为被捕入狱后她无法使用染发剂导致原本已经变白的头发重新显现出来。那个时代的染发剂效果可能并不持久,可是考虑到她37岁的年龄,这种解释也不那么令人信服。

不过这倒是给了我们一个思路,一夜白头或许是某种生理现象带来的“假象”,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变白。有一些人支持斑秃是所谓一夜白头的原因。斑秃是一种常见的皮肤科疾病,典型的症状是头发出现斑块状的脱落。由于发病比较迅速,有时候一觉醒来就已经少了一片头发,所以民间也会称之为“鬼剃头”。

斑秃有时候也并不是典型的斑块状脱发,有可能是大面积的部分脱发。因此,有人就提出了这样一种猜测,如果那些一夜白头案例中的主角原本就有一定量的白头发,平常被黑发遮盖可能并不明显,当发生斑秃后,黑发脱落的量更大,留下的白发就更加明显,再加上发量减少无法遮盖头皮,也会显现出浅色。

另外,斑秃的发病特点也符合一夜白头案例中的规律,一般认为心理压力、生活方式的重大改变是引发斑秃的重要因素。有统计研究也给出结论,斑秃患者在半年内经历重大生活事件的比例高于正常对照人群,可以认为精神压力与斑秃具有相关性。而且斑秃发病几乎不限年龄,以中青年为多,男女发病率无明显差异,基本没有与一夜白头案例相悖的特点。不过斑秃假说也存在疑点。

目前的研究认为斑秃是T淋巴细胞介导的、以毛囊为靶器官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斑秃患者虽然发生了脱发但毛囊并没有被破坏,头发是能够恢复生长的。虽然斑秃也存在永久性的案例和反复发作的特点,但从统计上看大约有80%的患者能重新长出头发,而在国内外各种一夜白头的案例中都没有出现头发恢复正常的情况,所以仍然存在疑点。

如果我们把条件放宽一些,那所谓一夜白头或许都有夸大的成分,比如罪犯落网前或许已经有所察觉,精神压力骤增就可能发生在被捕前,拘捕后可能还会关押一段时间,等到消息公开可能已经过去了数日。

所以如果把“一夜”当作一个形容迅速的虚指用法,那几天内头发迅速变白的情况是否存在呢?首先,我们要搞明白正常情况下一个人的头发是如何变白的。其实,头发变白原因有很多种,这里很难介绍全面。

比较主流的解释就是合成黑色素的相关功能出现问题导致黑色素减少,还有一种比较新的观点认为和身体产生的过氧化氢有关。为头发合成黑色素的细胞本身会产生过氧化氢,能把头发漂白,但正常情况下我们体内会有对应的过氧化氢酶去清除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体内酶的活性和数量都会有所下降,头发因此变白。

如果是“少白头”,那情况也类似。“少白头”由过氧化氢的前体自由基数量超出了身体的清除能力所致。打个比方,如果把过氧化氢的累积看作是财富的累积,“少年白”就像开源,“老年白”就像节流。

当然,这些头发正常变白都不会很迅速,少则几个月多则数十年。不过一个新的研究发现了一种可能让头发迅速变白的生理机制。就在2020年1月22日,一篇发表在《自然》的论文报告了受到压力的黑毛小鼠在短短5天内毛发变白的现象。研究人员使用束缚压力、慢性不可预知的压力和痛感压力来模拟黑毛小鼠的压力。实验结果表明,不管是哪一种压力都能使毛发变白。

起初,他们认为毛发变白的原因是压力导致免疫系统攻击了黑色素细胞,不过用缺乏免疫细胞的小鼠再次实验,结果仍然一样,因而排除了这种猜测。之后他们又猜测毛发变白与肾上腺分泌的皮质醇有关。皮质醇是一种与压力直接相关的激素。于是他们切除了小鼠的肾上腺,却发现结果仍然不变。在排除了各种原因后,最终研究人员发现小鼠体毛变白与交感神经系统有关,在压力作用下,交感神经系统驱动所谓的“或战或逃反应”。

实验中,受压小鼠的交感神经细胞会释放去甲肾上腺素,它会促进干细胞的分化。毛囊当中就有黑色素干细胞,它们定期增殖分化,补充原有死去的黑色素细胞。而去甲肾上腺素让毛囊中的干细胞迅速分化为黑色素细胞,仅仅5天就耗尽了整个干细胞“库存”,并且分化出的黑色素细胞并没有留在毛囊底部,也就无法为毛发继续产生黑色素。

实验证明了压力的确可以迅速让小鼠的黑色毛发变灰变白,不过因为小鼠体表毛发的生长周期较短,从新毛发长出到脱落只有20天左右,所以能比较快地观察到毛发变白。

如果人体也存在同样的机制,可能只有留男士短发才能比较快速地观察到头发变白,以头发每个月1厘米左右的生长速度计算,寸头可能一两周就能发现明显的变化,但要达到满头白发的程度恐怕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研究人员做这么多的研究,还是没有找到一夜白头的确切机制,不过可以确定人在受到精神打击或者压力的情况下的确会迅速失去长出黑发的能力。这么说来,过于担心自己有白头发是不是也会带来心理压力,反而是越愁越白呢?总之,一定要放轻松,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是一夜白头还有解不开的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死细胞组成的头发,真可以上演“一夜白头”这种魔幻戏码吗?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