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杀现场37人旁观却见死不救,不是人性扭曲而是媒体作假作恶

如果你在路上恰好目睹了一桩奸杀案,你会怎么做?是冲上去与凶手搏斗,躲起来悄悄打电话报警,还是明哲保身匆忙绕路走?

50多年前,美国就发生了这样一件惨案。不只是作案手法残忍,更有37位旁观者冷漠地视而不见。这起案件当时瞬间点燃人们对人性冷漠的愤慨。于是社会心理学家据此得出了著名的“旁观者效应”。

凶杀现场37人旁观却见死不救,不是人性扭曲而是媒体作假作恶插图

美国的911国家紧急电话也是在这起案件的推动下才诞生的。

然而,近半个世纪后,人们才发现这起案件原来是假新闻。

凯蒂·吉诺维斯是一家酒吧的经理。1964年3月13日凌晨3点左右,她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如此稀松平常的一天,砸在时间的长河里不会激起一点儿水花。但这一天对吉诺维斯来说,却是难以想象的噩梦。还有大约100步就能回家,然后瘫倒在舒服的软床上。然而这100步不是吉诺维斯与家的距离,而是生与死的距离。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一个尾随者突然扑向吉诺维斯。吉诺维斯撒腿就跑,却跑不过对方手中的猎刀。吉诺维斯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一边逃跑,一边哭着呼喊救命。在这场实力悬殊的对决中,吉诺维斯的反抗逐渐失效。凶手对她实施了残暴的性侵,拿走她身上的现金逃走了。倒在血泊中的吉诺维斯,绝望地等待着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救援。

凶手的杀人手法极其残忍。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30分钟,直到3点50分,警察局才接到了一通报警电话。4点15分,一辆救护车到达现场。而吉诺维斯却在送往医院的途中离开了人世。

6天后,警方在调查一起抢劫案时拦截了一辆车。在这辆车的后备厢里,他们发现了一台可疑的电视机。经查证,这人作案几十起,是个不折不扣的盗窃犯。不仅如此,警方还从这个盗窃犯身上得到了意外收获。警方发现他驾驶的白色雪佛兰轿车与6天前在凶杀案现场目击者描述的车型一致。而这个盗窃犯手上一个不寻常的伤口结痂,也引起了警方的怀疑。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这正是杀害吉诺维斯的凶手——温斯特·莫斯利。这起抢劫案意外地让警方抓到了凶手。

29岁的凶手莫斯利其实并不认识吉诺维斯。6天前的那个晚上,莫斯利在家睡不着觉,才到外面开车兜风。当发现深夜独自一人的吉诺维斯时,有恋尸癖的莫斯利才起了杀心。他还承认在吉诺维斯之前,也以同样的手法杀害和性侵了两名女性。不光如此,他还犯下几十起入室盗窃案。

在当时那个不安定的社会里,这甚至算不上一起轰动的案件。警方关注凶手犯罪情节,媒体却对案件背后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在一位新闻嗅觉敏锐的记者看来,这起案件实在是不寻常。

吉诺维斯当时已经进入了住宅区,撕心裂肺的呼救难道没有吵醒附近居民吗?结果他发现,不仅有居民透过家里的窗户看到了这桩惨案,可怕的是他们对此完全视若无睹。安倍·罗森塔尔是《纽约时报》(TheNewYorkTimes)的一位编辑。他一直密切关注着这起案件的进展。凶手的人性之恶并没有让他感到太惊讶,反而另外一个小细节引起了他的关注。他从负责此案的纽约市警察局局长口中得知,案发当时附近的目击者多达37人。

这个细节让罗森塔尔浑身起了鸡皮疙瘩。37双眼睛注视着弱小的吉诺维斯惨遭欺凌、杀害,却没有给予任何救援。

罗森塔尔顺着这个思路得出了一个“细思恐极”的结论。他认为,旁观者的人性冷漠才是造成吉诺维斯悲剧的真正原因。在他看来,这起案件的“凶手”不止一个。这群冷漠的旁观者对吉诺维斯造成的伤害一点儿也不比凶手小。

于是他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文章,详细描述这起案件以及37双注视死亡的眼,全文充斥着对旁观者见死不救的行为的批判与愤慨。这篇文章刊载于《纽约时报》的头版。《纽约时报》在全美一向拥有广泛的读者。读者们的情绪显然被文章所渲染的氛围调动了起来。于是这起事件逐渐扩散、发酵,在美国引发了不小的震动。而人们讨论的焦点自然也是对案件中旁观者心理的揣测。

随着报道的进一步传播,痛斥冷漠旁观者的舆论风暴席卷全美。这起事件也引发了社会心理学家对旁观者心理的研究。比布·拉泰和约翰·达利两人由此提出了著名的“旁观者效应”——当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在场时,个体会倾向于不对受害者提供帮助。

他们据此还开展了一场实验。

参与者分为独处和处在群体中两种情况,他们同样见证了一位女士遇害的场景。独处的参与者中有70%选择打电话求助,而群体中的参与者只有40%提供帮助。实验结果显示,旁观者效应不仅存在,而且在场人数越多,人们会越倾向于不提供帮助。而美国当局也反省,当时不完善的法制体系也是这一案件的一大诱因。如今全美国通用的911国家紧急报警电话,也在吉诺维斯案发生4年后推出使用。不仅如此,美国还出台了一部《见义勇为法》。这部法律专门用来规范旁观群众的行为,鼓励旁观群众在暴行面前给予救援。数十年过去了,吉诺维斯案也本该尘埃落定。

可谁又能想到,在30多年后,案件竟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惊天转折。原来饱受骂名的37位旁观者根本不存在,当时现场的目击者也只有两三人。而当年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那篇文章也被扣上“假新闻”的帽子。

被埋藏了多年的真相,怎么突然一览无遗地暴露在大众面前呢?揭开这场误会面纱的主力是吉诺维斯的弟弟,比尔·吉诺维斯。

在案件发生时,比尔才十几岁。几年后,他参加了越南战争。在战场上,比尔保住了性命,却失去了双腿。比尔如今已年过半百,但他对于姐姐的死仍然耿耿于怀。为什么这37位旁观者没有对姐姐伸出援手?既然自己的人生已经落到这个地步,他觉得是时候弄清楚姐姐死亡的真相了。于是他到处走访,尽量找回那37位旁观者,听听他们的说辞。毕竟时隔多年,大多数目击者可能都已经不在人世。比尔首先找到了姐姐生前的好友索菲·法拉。

年迈的索菲口述还原当时她所知道的场景。当她看到吉诺维斯被袭击时,她第一时间安抚好当时12岁的孩子。然后火急火燎地从家里冲出来,跑到吉诺维斯身边。但是当时凶手已经逃跑,吉诺维斯也已经奄奄一息。这幅画面显然与多年前的文章内容有明显的出入。索菲的证词与新闻报道之间有差异,到底应该相信哪一方?比尔继续展开调查,终于发现了当中的问题。原来曾经火遍全国的那篇文章,是一篇假新闻。

其中最关键的“37名旁观者”的信息,就是严重的谬误。他找到当时撰写那篇文章的记者,了解具体情况。然而他却惊讶地发现,这个数字只是记者听警察局局长在饭桌上随口说出的。按照警方的记录,真正目睹了案件的目击者只有寥寥几人。而且目击者并不都像文章中描述的那样,冷漠地在旁观望。当时大多数人已经熟睡,对外面的惨案一无所知。但凡知道吉诺维斯正在受害的人,多少都做出了力所能及的救援举措。其中只有一位,确实出于恐惧,没有立即拿起电话报警,而是爬墙溜到邻居家里,打了报警电话。

由于写旁观者漠视或许更能吸引读者,于是记者对文章内容做出了虚假的调整。他缔造了根本不存在的目击者对当时场景的描述,打造出冷漠的旁观者形象。而对于施予救援的旁观者,却几乎是选择性地忽略。片面的新闻报道把舆论引至错误的深渊。迟来的真相总算拨开了乌云。比尔释然了,那些目击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堪,而有失严谨的新闻报道错误地给人性铐上了一道冰冷的枷锁。

尽管从某种意义上说,吉诺维斯案为美国社会带来了一定的正面影响,这个假新闻在人群中的传播产生了某些积极的反响,但这顶多算是一场幸运的巧合,并不能因此赞扬假新闻。媒体的报道一旦出现偏差则会错误地引导舆论方向,所以新闻报道一定要真实,符合客观实际。

参考资料

◎ Murder of Kitty Genovese: Wikipedia[DB/OL]. [2020-07-09].https://en.wikipedia.org/wiki/ Murder_of_Kitty_Genovese.

◎ MCFADDEN R D, MOSELEY W. WhoKilled Kitty Genovese, Dies in Prison at 81: The New York Times[EB/OL]. [2016-04-04]. https://www.nytimes.com/2016/04/05/ nyregion/winston-moseley-81-killer-of-kittygenovese-dies-in-prison. 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凶杀现场37人旁观却见死不救,不是人性扭曲而是媒体作假作恶

赞 (2)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