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智能医疗兴起,关键问题解决了吗?

中国有多少家AI+宠物医疗的公司呢?

1000

数量上,恐怕还不到一个省内医院总数的1/3。

让宠物医疗拥抱AI,我们有多少个迈向这个领域的动力,就有多少个放弃的理由:论蛋糕大小,“它经济”远远比不上“他经济”和“她经济”;在智能领域,宠物医疗的战略性意义也远不及人类的医疗、安防、教育等领域。

在融资上,智能宠物医疗领域还没有获得顶级资本的青睐。所以,当你发现宠物医生使用的医疗器械还停留在很多年前时,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随着互联网宠物医院业态的涌现,有关宠物医疗的创业方向越来越多,AI+宠物医疗也开始成为一门好生意了。

复制人类的智能医疗模式可行吗?

面对宠物医疗市场这块变得诱人的蛋糕,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AI应该如何为其增值?

同样是智能医疗,宠物行业是否可以完全复制人类的模式,在预防、诊断和监管方面做出成绩呢?这恐怕很难,原因在于以下三个方面。

1. 大数据诊断行不通

在人类临床上,利用大数据来做病例模型、筛选治疗方案是很常见的,但在宠物临床上的普及率却非常低。这是因为宠物传染病、皮肤病的防治,以及免疫驱虫服务的服务流程较为标准化,从业人员往往能够凭借经验直接给出诊断结果。

除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里接诊数量大的宠物医院,业内对成像系统做模拟病例都不太看好,一是因为成本太高,二是因为一般需要使用病例模拟的患宠病情发展会很快,可能根本来不及采取治疗手段。

所以,在宠物医疗领域,AI、大数据在宠物诊断这方面可能真的派不上大用场。

当然,大数据仍然有其他的用处。例如,在药物研发中使用基因数据、临床实验数据的共享、电子病历系统的广泛使用等。此外,医疗信息资源库可以为宠物提供个性化健康管理,包括智能导诊、健康记录和疫苗接种预警等;医疗信息资源库也可以为医生提供个性化临床决策支持。

2. 智能感知还不够

近年来,比较常见的宠物智能医疗产品就是可穿戴设备,包括智能项圈等,一般具有监测宠物的心率和呼吸速率的功能。在日常生活中,系统会将宠物的呼吸、心率数据发到云端进行分析,一旦数据异常,主人手机上的客户端就会建议主人带宠物去医院。

宠物智能穿戴虽然能够满足人们对宠物的关爱需求,但和人类穿戴产品一样,存在产品同质化严重、产品功能与智能手机功能高度重合的问题。

此外,宠物与人不同,人类虽然长相各有不同,但起码是同一个物种。但是在宠物界,不同宠物的体型不同,运动形式也比较多样,同时,宠物还会有与心理状态相关的高级行为。

显然,依靠AI来感知动物的体态和运动形式还不足以全面了解宠物的生理状态。参考人类“望闻问切”的就诊模式,我们还需要“询问”动物,得到动物自身的“回答”,才能够更准确地知晓宠物的“感受”。

宠物虽然不会说话,但它们都有自己的叫声,这也是宠物医疗行业里智能问诊的突破点。日本有科学家发现,动物的叫声包含疼痛、发情、饥渴等信号,甚至会表达出个体身份等丰富的信息,也能反映出其身体、生理状况。

《亚澳动物科学》杂志就发布过一种数据挖掘算法,能够从奶牛叫声中提取信息,并进行早期异常检测。实验结果表明,该方法的准确率大于94%,且系统成本低,可实现无接触、实时检测。

所以,通过AI去分析某种动物的叫声信号,建立具有个体显著性差异的多个声学特征,就能将声学特征作为宠物医疗的“指示器”。

3. 宠物医院更看重营销而非治疗

目前,国内知名的连锁宠物医院瑞鹏和瑞派,它们在线下都有100余家门店,领跑国内宠物医疗行业。宠物医院在本质上还是一个“商店”。

这家“商店”面向的客户主要为单个养宠人群,收入来源较为分散,因此,它必须具有很强的营销能力才能养成用户习惯。宠物医院要想打造核心竞争力,需要具备良好的线上导流能力和线下门店扩张能力。

诚然,治疗效果和医疗设备也在宠物医院的竞争格局之列,但营销、人才输送、门店复制和服务标准化才是宠物医院形成连锁的核心要素。

如果要搭建一个智能连锁平台,就代表宠物医院需要连接一个产业链,这个链条包括专家、设备、耗材、地方宠物诊所、代理商等。在这个模式中,角色众多,不确定因素太多,成本更是不能确定。

最后,这些成本由谁承担?羊毛出在羊身上,宠物主人无疑要为这些智能医疗设备买单,令人遗憾的是,宠物可没有医保。

如果宠物医院有能力自己研发,那购买智能设备自然是更划算的。如果宠物医院没有更多的资本,那这类设备又是否真的能提升宠物医院的客流量呢?

智能宠物医疗未来可能的变量,还是取决于政策因素。例如,制定行业规范,包括宠物医院设备标准、宠物管理办法、宠物医疗保险等。

规模化过程中,AI要做宠物医生的防御衣

在技术落地的过程中,我们还要知道,宠物智能医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升级,它在现实世界中会面临许多复杂的情况。而如何让这个技术惠及宠物医生、宠物和主人三方是比技术突破更让人头疼的问题。

“宠物医生被宠物咬了,主人是不负责的。”一位宠物医生告诉我们,这几乎是业内默认的一个“规矩”。在发生医生被宠物伤害的事件后,态度比较好的客户会向医生道歉,但大部分不会给予赔偿,而一些比较刁蛮的客户,反而会觉得这是因为宠物医生不够专业,甚至觉得是他们活该。

在宠物医院里,医生的权益很难得到保护,面对这样的情况,医生也掌握了一套“生存法则”——“把本身不严重的病说得严重点,不能让主人觉得这个病很容易治。”受访的宠物医生告诉我们,因为宠物疾病和诊治过程发生意外的概率较高,而为了减少纠纷,医生往往更倾向于隐瞒部分信息。这也是有人觉得宠物医疗信息不透明的原因之一。

所以,在宠物行业,智能医疗产品的设计和使用体验不仅要满足宠物主人和宠物的使用需求,还需要解决宠物医生的难题。

这里可以参考人类医疗的做法。2017年,IBM与Atrius Health达成一项协议,共同开发一个基于云的服务来改善医患体验,通过大数据描述不同人在不同治疗选择下的健康结果,进而支持医生与患者共同决策。

尽管共同决策的好处很多,但许多医生表明很难将共同决策技术整合到他们与患者的直接互动中。患者在医疗过程中“做自己的主”反而会增加医疗风险。

如果将场景换成宠物医院呢?效果可能会比较好。

一般来说,宠物行业存在一个共性——使用者、购买决策者是分离的。与人类医疗相比,这种共性的好处就是决策者对宠物医生的忠诚度会比较高,医疗风险也会相应降低。

通过提供影响宠物健康的多种因素的整体视图,可以使宠物医生与宠物主人共同决策。这样,既可以提高宠物主人的认知,也可以减少无根据的护理和成本变化,进而改善宠物医生和宠物主人的关系。

你愿意让你的宠物“数字化生存”吗?

在思考宠物智能医疗的方向时,我们试图去解决一些根本的问题——如何让宠物更加健康地、长久地生存下去?能否一劳永逸地解决宠物疾病等问题?

对于人类而言,我们提出了思维移植、数字化生存等观点,也就是让人类不再仅仅依赖于肉体,这样就可以不再面对疾病问题了。仿效这类做法,你是否愿意让你的宠物进行“数字化生存”,保持“永生”?

我们无法提取一只狗的意识,却可以收集一条狗在世界上留下的所有痕迹:样貌、体型、经历、吃喝的喜好、“撒娇”的形态……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学习,我们完全有能力在数字世界“再造”出一条“永生”的狗。

目前也有很多技术包括VR、AR等都支持人们在虚拟世界“抚摸”一只狗,甚至进行一些逗猫狗的游戏,如抛球、甩盘等。而且,比人类数字化生存更好的是,用数字化技术“模拟”一条狗,不会面临太多社会伦理方面的问题。

但是,数字化的宠物也会给人一种错觉——我们有人陪伴,且这个人永远不会离开。毋庸置疑,这种情感陪伴也是有风险的,就像曾经风靡一时的电子宠物,让人们沉醉于虚拟世界,而不愿回归现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宠物智能医疗兴起,关键问题解决了吗?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