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光脱毛、试鞋、选美, 那些玩X光的勇士最后都怎样了?

在商人们建起的保健品帝国里,任何带有高科技属性的产品都能轻易地爬上“鄙视链”的顶端,奇葩产品我们已经见得太多了。对于新兴且复杂的技术,消费者们盲目追捧的习惯其实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国内令人感到迷惑的产品层出不穷,西方世界同样半斤八两,甚至可以算是我们的“老前辈”。

v2-7556ecfbde60eb6fbbaf8ad76c6273c8_b

百年前,X射线和放射性物质被发现,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放射性产品应运而生。自从伦琴对世界公布了第一张由X射线拍摄的手部照片,人类对这种神秘射线的热情从未减退过,伦琴也因此打开新世界大门,获得了第一届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而X射线在之后的一个世纪里共催生了多达25项获诺贝尔奖的研究。

然而,最早的一批X射线设备不全是给科学家们研究用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民间的发明创造,比如X射线脱毛。

时至今日,脱毛仍然是困扰无数女性的难题,对天生多毛的欧美女性更是如此。在X射线被发现之前,唯一的永久脱毛方法是电击。这种方法用导电针头深入毛孔,释放电能破坏毛囊,过程缓慢又痛苦。

早在X射线被发现的第二年,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的达德利博士就使用它给一名头部中弹的孩子检查弹片位置。这个为科学献身的孩子的头部被X射线照射了1个小时,被照射的头发也完全脱落。后来,关于毛发脱落的报告越来越多,一位研究者发现X射线可能是个除毛的好方法,他花了12天,共计20小时的照射时间,成功除掉了一位大汉浓密的背部汗毛,X射线脱毛法自此诞生。一些来自中东或有地中海血统的女士面部的汗毛比较重,尤其是唇毛又黑又密,她们就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由于辐射剂量过大,早期的X射线脱毛设备可能会引起皮肤的急性反应,比如灼伤、皮肤增厚等。这引起了医学界的批评。阿尔伯特·盖瑟就是反对者之一。不过没多久,他反手就研制了一种改良X射线管,号称安全无害。在20世纪20年代,他作为医疗总监加入了一家新公司特瑞克(Tricho),这家公司推出了一套X射线脱毛系统,并培训没有医疗资质的员工在美容院上岗操作。

实际上,所谓的新型X射线脱毛法是换汤不换药,很多接受脱毛治疗的女士开始出现面部浮肿、角质层变厚等症状。在此起彼伏的抵抗声中,Tricho公司破产了,但它留下的恐怖后果才开始显现。

到了20世纪40年代,许多曾经接受过X射线脱毛的女士开始患上皮肤癌,陆续去世。有研究统计,截至1970年,因皮肤癌去世的女性中约有三分之一曾接受过X射线的“治疗”,从首次暴露在X射线下到罹患癌症的平均时间为21年。因为这些爱美女性的症状与广岛核爆炸幸存者的症状颇为相似,医学上也称之为“北美广岛少女综合征”。

除了专攻爱美女士,早年的X射线还有一些“老少咸宜”的应用,比如X射线试鞋机。这种发明最早出现在20世纪20年代的鞋店里,结构并不复杂,木质外壳中内置X射线管,使用者把穿着鞋子的脚放进指定的区域内,通过上方的透镜就能观察到鞋子的合脚程度。由于形式独特,X射线试鞋机几乎成为鞋店必备,深得小朋友们的喜爱。在20世纪50年代最巅峰的时期,全美至少有10000台X射线试鞋机,但与其说它是一种辅助试穿的工具,不如说它就是鞋店的一种营销工具,毕竟鞋合不合脚,脚最清楚,跟看起来如何没有关系。

X射线试鞋机不仅伤害了试鞋者,也伤害了在试鞋机旁边的人。由于木质的机器外壳对X射线几乎没有屏蔽作用,所以只要在机器旁边就会受到二手辐射。此后,孩子脚部骨骼发育不良的病例报告越来越多。X射线试鞋机也就在骂声中被禁用了。同样的,它留下的伤害多年后仍然存在,到了20世纪70年代,足癌在中老年人中的发病率开始升高,原因不言而喻。

X射线在民间的应用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多、更深入,一些选美比赛也赶上了这股使用X射线的浪潮。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X射线成了选美比赛中证明“内在美”的重要工具,除了美貌、身材、个性,选手还需要在X射线下摆出绝对平衡的姿势来展示自己完美的脊柱。参赛选手的X射线脊柱照片得分甚至能够占到最终评分的50%。这种畸形的选美比赛也吸引了很多整脊医生和健康床垫的支持和赞助,反倒没人关心这些年轻少女们的健康。用不健康来宣传健康,仔细想想还真是讽刺。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认为当年盲目追捧X射线的普通百姓是最大的受害者。实际上,在第一时间就投入到X射线研究中的科学家和医生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的遭遇在一百年后的今天仍然令人触目惊心。勋伯格是德国的第一位X射线专家。考虑到德国是最早研究X射线的国家之一,他至少也是世界上最早一批精通X射线的人。勋伯格对X射线的研究是狂热的,他不仅自己研究X射线,还创办了《X射线新进展》(DeutschenRöntgengesellschaft)期刊、撰写了X射线的教科书,鼓励大家一起来研究。

然而,勋伯格和众人一样,几乎完全对X射线不设防。在1908年,X射线发现后的第13年,勋伯格的双手由于长期暴露在X射线下,罹患皮肤癌,被截去了整条左臂和右手的中指。13年后,勋伯格去世,享年56岁。无独有偶,同样来自德国的吉赛尔和好朋友沃克霍夫突发奇想,在牙科手术前用X射线对病人先行诊断,第一次将X射线引入了牙科手术中。吉赛尔的命运同样悲惨,毫无意外地死于过度接触X射线引发的癌症。在伦琴的故乡,有一位名叫克劳斯的X射线专家,他的左手因被X射线过度照射也癌变了。他将自己癌变的手完整地截下保存在伦琴博物馆内,断手为戒,警醒后人不要盲目投身未知的领域。

1896年,发现X射线的消息刚传到美国,发明大王爱迪生就嗅到了其中的商机,用穷举法试验了超过1800种化学物质,终于找到了一种比氰亚铂酸钡更好的X射线荧光材料——钨酸钙,他还制作出了风靡世界的方锥型头戴观察仪。不过,随着对X射线研究的深入,爱迪生渐渐地感觉自己的左眼出现了异常,身体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不适。冥冥中,他感觉到了危机,于是将X射线管的预热工作交给了最得力的助手达利。所谓预热,其实也就是把手放在X射线源和荧光屏之间,等到手部的骨头清晰可见的时候就算预热好了。

达利预热X射线管的工作干了几年,手部和脸部就出现了损伤,后来截去了整个左臂和右手四根手指,仅剩下一根手指用来操作仪器,再后来他永远失去了胳膊。达利做了8年预热X射线管的工作便失去了生命,年仅39岁,成为美国第一个为X射线献身的勇士。同样受害的还有那些外科医生,美国整形外科学会主席率先使用X射线做手术,被赞誉为“最巧的手用最好的机器做最棒的活儿”。结果不出两年,人就驾鹤西去了。

据一些书籍记载,为研讨X射线而成立的伦琴学会,在1920年举办了一次晚宴。晚宴上,大多数人看着面前香喷喷的烤鸡落下了悲伤的泪水,甚至指责主办方用烤鸡羞辱了他们作为一名X射线专家的尊严。因为参加宴会的X射线专家里,能够用双手灵活吃烤鸡的人寥寥无几。在当时,一双健全的手在圈子里或许代表着不专业。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X射线的发现者伦琴,他在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后就隐退了,只是偶尔发声反对以自己的名字命名X射线,又拒绝受封成为贵族,一直活到了78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X光脱毛、试鞋、选美, 那些玩X光的勇士最后都怎样了?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