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距离下一个“阿尔法法官”还有多远?

随着百度、联想等公司先后进军AI领域,AI领域的爆炸式发展就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92e1a9dfe76601e84fbc49539153bf75

在设想或者已呈现的产品中,AI已经涉猎语音交互、安防、自动驾驶、医疗健康、电商零售、金融、教育等诸多领域。但把它与司法审判、纠纷解决这样严肃而传统的领域相结合,听起来有点儿像是天方夜谭。

但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现实。2016年7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中,“智慧法院”赫然在列。2017年7月25日,上市公司久其软件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表示,其全资子公司华夏电通充分利用在司法领域积累的业务经验及大数据技术完善解决方案,加快建设“智慧法院”,并已在多省高院进行推广与试用。

法律纠纷审判应用AI很有必要

事实上,法律在某种程度上恰恰与AI的基础需求不谋而合。正如美国现代实用主义法学的创始人霍姆斯在其代表作《普通法》中所说,“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法官在断案时,不仅要根据国家的硬性法律,也要根据自己的职业经验,而那些经验数据的累积场景恰恰最适合AI的应用,在法院中普遍出现的小纠纷案例也提供了足够的数据支持。

反过来,法律的执行机构法院体系,在纠纷解决领域(非刑事案件)对AI的需求也是迫切的。

首先是效率需求。随着法律意识的增强,越来越多的人把社会、经济生活中的纠纷诉诸法律,这些纠纷数量巨大,但是大多简单易断。

数据显示,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15985件,审结14135件,比2014年分别上升42.6%和43%;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1951.1万件,审结、执结1671.4万件。

绝大多数案件都是由基层审理的,现实情况是基层法官的人数十分有限。据法院系统一份调查统计数据,一名基层法官一年至少要处理200起纠纷,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甚至能达到400多起。一名基层法官一个工作日至少要审结一起案件并且还有书写判决等多项工作,这对法官的职业能力和身体素质都是极大的挑战。而且,工作越忙,出现纰漏的可能性就越大。

反观这些纠纷处理,案件按难易程度综合确定为简单、一般、复杂、非常复杂4种案件类型,其中简单和一般的案件居多。如果能够将AI引入纠纷解决机制,就可以较为妥善地解决这个问题。

然后是公平需求。由于法官的职业能力高低不同,同一类型的案件在全国各地不同地区甚至即使是同一法院在不同时间段得出的判决结果都不相同。这固然是现实,但总体而言这对当事人来讲是不公平的,对整个社会的纠纷解决也是不利的。

通俗来讲,AI类似于机器的运作,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当事人通过与工作人员产生利益关系而导致的判决不公正现象。这可以从根源上杜绝在解决纠纷领域的贪污腐败现象,使法律更具有公信力与威慑力。

其次,利用AI可以使相同类型的案件得到基本一致的判决,或者说更为公正的判决,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不同地区不同判决的情况,提高判决结果的一致性,同时防止冤假错案的产生。

公平是法律的要义,高于一切。引入AI,统一尺度,意味着在同质案件上,因人员不同造成的不公平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最后是经济因素。很多低收入人群面对纠纷解决的费用往往望而却步,这实际上使一部分人失去了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机会。

AI降低了纠纷解决的费用支出。虽然解决纠纷系统在创设的过程中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案件的处理速度与成本都会使当事人满意,效率与公正就都能实现。

灵活性决定可行性

司法领域的规则都是制定好了的,所以,AI应用到法律审判与应用到其他领域(对于没有成文的规则,AI会用算法总结并遵循)有着很大的不同。

我们对AI能否解决法律纠纷的忧虑,不在于它是否能严格按照法条去判断,而在于它可能会太过于按照法条去判断,即过于刻板,得出的判决会十分没有“人情味”。

在进行判决时,法官不仅要考虑法条对案件的情节的适用性,还要考虑当事人的诉求、案件在一定范围的影响,甚至我们国家特殊的国情。法官传统断案模式具有更多的人情味在里面。法院审理案件并不是非黑即白,AI平台还必须能检测出这其中的精妙之处。

但是,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与发展,只要信息成本足够低,我们就可以将所有的相关因素都输入进去,不管是硬性的法律规则,还是软性的人情社会,将AI的落脚点体现在人上,这样的问题会慢慢得到解决。利用AI系统代替基层法官处理简单或者一般的案件,快速简单地做出对纠纷的处理,这样高效率的司法方式是我们想要追求的。

不过,这也说明,使用AI是需要一定条件的,那就是简单或者一般的案件,对于复杂的纠纷,AI还难以达到妥善处理的水平。

鉴于目前人们对于AI的不了解与不信任,在初始阶段,法官可以将AI的判决结果作为预审,或者利用AI辅助完成审判过程中的一系列事项。

例如江苏法院建设“云上法院”,以“江苏法务云”为载体,实现同类案例、审判资料的智能推送,为法官办案提供辅助。上海法院则建立了大数据司法公开系统,审判流程、裁判文书、执行信息、新闻信息、联络服务全程公开、留痕、可视、可监督。

河北法院主推的“智审1.0系统”,在将AI应用于纠纷解决上走得更远。它有五大功能:自动生成电子卷宗;自动关联与当事人相关的案件,避免重复诉讼、恶意诉讼或虚假诉讼的产生;智能推送相关的辅助信息辅助审判;自动生成与辅助制作各类文书,目前已实现裁判文书80%的内容一键生成;智能分析裁量标准,根据法官点选的关键词,自动统计、实时展示同类案件裁判情况。

目前,AI的应用还停留在辅助阶段,未来随着AI应用的进一步加深,相信一些标准化的纠纷案例能够实现AI自动审判。不过,一旦当事人对于AI所产生的预审判决不满意,启动正常司法程序,使用传统的司法模式也应该被允许。

AI开始应用到法律领域,让律师们都慌了

英国伦敦大学的科学家研制出一款新的AI产品,它能处理法律文件并对案件做出判决,自动化运算的“审判”结果和人工审判结果一致率达79%。

应用AI,审判工作和律师的日常工作在算法上是高度重合的。如果AI急速发展到能够考虑到所有因素、解决各种复杂疑难案件的程度,那么律师们就会慌了。

从效率的角度来讲,AI是高效率的,是我们追求的。将所有的相关因素设置好,这时不仅有效率,更有公平,不会一边倒。那么到时候,还会需要这么多律师吗?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在2018年1月表示,在“当前技术”(广泛使用或至少在实验室测试)下,23%的律师工作能够被自动化。

技术进步的速度是无法预测的。以前,大家都认为AI主要威胁标准化的日常工作岗位,类似律师这样非标准化的专业技术人员是安全的。但随着AI取得的进步越来越大,所谓的非标准化的工作内容也可以被替代,如律师筛选文件、寻找相关段落等例行工作任务。

越来越多的律师事务所应用AI,比如,主要受理破产案件的Baker&Hostetler利用AI筛选大量的法律数据。

又如,Kira Systems是一家致力于用AI分析、评审合同的服务商,它把律师们需要评审合同的时间缩短了20%~60%。如果这个效率继续提升,AI做到与律师工作别无二致,那么许多人可能会因此失业。

在此背景下,Dentons,一家拥有超过7000名律师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成立了Nextlaw Labs——一个创新和风投部门。除了监测最新的技术,该部门还对7家法律技术初创公司进行了投资。这是一种对长期风险的警觉。

十年前,没有人想到今天移动互联网会发展成这样。同样,十年后AI会发展成什么样也无法预测。但至少目前,司法领域站在了AI变革的前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我们距离下一个“阿尔法法官”还有多远?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