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鼻孔出气”实锤,连你的鼻孔都是轮班制的!

鼻塞,我们每个人都对其深恶痛绝,尤其是当你躺在床上时,犹如被塑料袋套头,不能呼吸,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不过“身经百战”的你,应该也注意到了这么个问题。那就是,感冒鼻塞,通常只会有一边鼻孔会被堵得很死。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另一边鼻孔呼吸的气流量更高。而且,这种不对称鼻塞还会转换,这边堵完那边堵。

1000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算不是鼻塞,绝大多数人的鼻孔本来就是一侧“通”,一侧相对“不通”的。总之,你的两个鼻孔很难做到同样顺畅呼吸,永远只是“一个鼻孔通气”。

不信,我们现在就来做个小实验:随意伸出一根手指,堵住一侧的鼻孔,嘴巴闭上,然后尝试着只用另一侧鼻孔呼吸。

完成了吗?

现在换成堵住另一侧的鼻孔,换个鼻孔呼吸。

这时只需要对比一下,你就会发现总有一边的气流量大,一边的气流量小。

如果手边有小镜子就能看得更明显了。对着镜子呼气,哪边水汽多些哪边的鼻孔就更通畅些。这种现象,被称为“鼻周期”(Nasalcycle),与鼻腔的阻力大小有关。鼻腔的功能之一,就是形成呼吸时的气道阻力,没有气道阻力我们难以维持正常的呼吸。这个可以参考“空鼻症”,其成因就是手术过度切除了鼻甲,导致了一系列难以医治的并发症——鼻塞、鼻腔干燥、呼吸困难,吸进来的空气宛如刀子,刀刀入肉。一般而言,人类两个鼻腔的总阻力是不变的,约为双侧鼻腔阻力之和。但是,单侧鼻腔的阻力却是不同的,并且还会呈现出规律交替的现象。当一侧鼻腔的阻力变小时,这边的鼻孔就会比另一边更通气些,反之亦然。而这种“鼻周期”的物理形成机制,则与鼻甲黏膜下丰富的海绵体血管组织有关。

大约在150年以前,克利克尔和卡里劳希等人就首次描述了鼻腔内这种海绵体组织。正常的鼻子里有上、中、下三个鼻甲,其中下鼻甲参与构成了鼻腔中最狭窄和柔软的通道。鼻甲(主要为下鼻甲)的勃起组织充血时会膨胀变大,反之则会收缩。这就像鼻腔中的一扇自动门,通过交替地膨胀与收缩,控制着鼻孔的堵塞与通畅。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主要以一个鼻孔呼吸为主,另一个会稍微关闭一点,仅作为辅助。而鼻甲充血与否,则由植物性神经系统调节控制,是人类意识无法控制的一类生理活动。该系统同时还参与调控了许多无意识的身体机能,如心率、消化等。一般情况下,一个鼻周期为2~7小时。所以说,一天之内能发生好几个鼻周期。每隔几小时,植物性神经系统就会命令两个鼻孔互换角色。这样堵塞的一侧变通畅,通畅的一侧变堵塞,两个鼻孔交替着进入“工作状态”。

这与病理性的鼻塞是不同的。所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并不能感知到这种鼻周期的存在。只有在犯鼻炎、流涕、鼻塞等情况下,鼻周期才会变得令人难以忍受。这时人们会明显地感受到鼻孔一通一堵。当然,在严重的情况下,人们会感觉两个鼻孔都被堵住了。那么这个鼻周期究竟有什么用,两个鼻孔一起通气不是更舒爽吗?

我们都知道,鼻腔的作用首先是温暖、湿润、过滤空气。一个正常人的两个鼻孔每天就要过滤10000升的空气,可谓任务繁重。如果鼻孔一直处于高强度的呼吸状态,鼻腔黏膜很容易就会变得干燥,甚至会流鼻血造成感染等。但是,让两个鼻孔“错峰上班”,就可以避免这些麻烦。一个鼻孔在大量过滤空气时,另一鼻孔则在养精蓄锐,储备黏液,让鼻腔内的鼻黏膜有了适当的恢复时机。这样就能保证我们吸入的空气,一直是温暖、湿润、干净的。

还有人认为睡眠中的翻身动作与鼻周期有关。当我们侧身躺下时,哪侧在下方哪侧的鼻孔就更容易充血肥大导致鼻腔阻力上升。而鼻腔阻力的上升,则会使人产生轻度的鼻塞症状。所以说换着边睡,对缓解鼻塞症状还是有一定效果的。鼻周期的出现,则可以让我们在熟睡时,不自觉地反复翻身,有利于消除疲劳。即便在睡梦中没能注意到这些细节,但我们依然会整个夜晚“辗转反侧”。

我们知道,正是双眼看到的景象略有不同,我们才有了立体视觉。同样的,长着两只耳朵也让我们听到了“立体环绕”的音效。但是你可能有所不知,就连气味也能靠两个鼻孔的协同合作,变得更“立体”。与海洋哺乳类动物不同,鼻子也是我们的嗅觉器官。

我们能闻到气味,全靠鼻腔上方的嗅黏膜。它是覆盖在嗅上皮表面的一层黏膜,气味分子只有被吸附在黏膜上,才能跟嗅上皮的嗅觉受体细胞结合。只有这样,我们的大脑才会接收到各种味觉信息,从而闻到各种各样的气味。气味分子,也有不同的类型,这里不是指臭和香,而是指气味分子有着不同的吸附率,有的吸附得快,有的吸附得慢。对于那些吸附率低的气味分子来说,只有空气流速慢,它们才有足够的时间被嗅黏膜充分吸附。而那些吸附率高的气味分子则相反。如果气流速度太慢,它们就会密集地被吸附于嗅黏膜的一小块区域。这样只会有一小部分的嗅上皮细胞参与反应,引起的神经活动较小。只有当空气快速流过时,这些气味分子才能接触到更大表面积的嗅上皮,以产生强烈的神经信号。

所以说,平时想要用鼻子闻一种气味时,一个劲儿地瞎吸还不一定效果好。我们鼻孔的疏通与堵塞,会影响到对气味分子的捕捉。即使是同一种气味分子,一个鼻孔的空气流速快慢与否,都会改变它的味道。

1999年,斯坦福大学的诺姆·索贝尔等人就用实验证明了这一点。他们首先把两种气味分子按1∶1的比例混合。这两种气味分子,还是挺好区分的。一种是高吸附率的L-香芹酮,也就是留兰香,常添加于口香糖;另一种则是低吸附率的辛烷,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汽油味。实验时,志愿者只用单侧鼻孔吸气,每一侧鼻孔都会进行10次测试。在测试过程中,鼻孔的气流速度也会被记录下来。不出所料,当实验对象用疏通的鼻孔去闻混合气体时,L-香芹酮的味道会浓些。但若是实验对象换用比较堵塞的鼻孔去闻时,则辛烷的味道会变得更浓一些。

换言之,高吸收率的气味分子,能更好地被气流速度快的鼻孔感知;而低吸收率的气味分子,则能更好地被气流速度慢的鼻孔感知。

有了这两个呈周期性一开一闭的鼻孔,我们就能确保不错过任何流速的气味。除了视觉、听觉以外,气味也能变得“立体”起来,两个鼻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下次鼻塞时就不要责怪自己的鼻子不争气了,或许正是它们太争气了,才导致鼻塞的情况产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一个鼻孔出气”实锤,连你的鼻孔都是轮班制的!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