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AI+教育,为什么培养出来的可能是“考试机器”?

2018年,品途商业评论发布了2017年AI领域投资盘点,其中教育领域的融资成绩十分显眼。VIPKID、Keeko、作业盒子等一大批公司获得了高额融资,乂学教育更是拿到了2.7亿元融资。在AI教育风吹起来的时候,我们不禁思考AI+教育,究竟会带来什么变化?

现阶段的AI+教育,不过只是这三板斧

5b430dc135e3e

无论是乂学教育提出来的“智适应”系统,还是Keeko的教育机器人,纵观众多AI教育入局者,都打着三个类似的旗号。

1. 上帝视角,扫除知识点盲区

利用大数据,我们可以将学习科目的所有知识点进行拆分组合,通过测验来检测薄弱知识点,进行专项突破,从而能够快速掌握所有知识点。例如,乂学教育推出的松鼠AI系统和作业盒子基于AIOC打造的自适应学习系统都凸显了这一特点。它们首先将知识点进行拆解,然后通过较短的时间来检测学生对知识点的掌握程度,最后针对学生的盲区进行专门的视频讲解、专项练习、专题测试等。

2. 因材施教,一对一教学

通过算法技术及感应器,我们能够全面抓取、分析学生的学习情况和掌握知识的能力,做到定制式教学,因材施教。例如VIPKID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大数据实时跟进每位学生的学习情况,并且能够根据每个学生的学习进度和个人特点制订个性化的学习计划。考拉阅读推出的ER Framework能够通过衡量学生的阅读能力和水平,来进行个人定制阅读。

3. 实时沟通,“不下班”的老师

在AI的环境下,学生能够实时与AI进行互动,通过语音、文字等形式有效消解学习时间的边界,随时获取知识。例如Keeko教育机器人、小哈机器人可以基于图文识别、触觉识别、人脸识别等技能,根据相应程序与用户实现交流互动。

AI教育存在明显的软肋

尽管目前AI+教育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和成绩,但是总的来说,它仍处于一个低级的状态,甚至有些公司还打着个性推荐的幌子,做着一般化输出的“伪AI”。而这些AI教育项目暴露出的问题也很明显。

1. 缺乏思辨性,语义理解存在障碍

相较于有规律可循、强调逻辑推演的理工类学科,AI对于注重思辨性的人文类课程则难以进行教授。一方面,AI有大数据和算法上的优势,但它只适用于有标准答案的客观题,而人文类课程有很多无标准答案、需要灵活处理的主观题,对此按照设定程序运行的AI则显得用处不大。另一方面,目前AI对于数字和公式等已经具备了识别和处理能力,但是对于人类语言,特别是语义的理解还存在较大的障碍。

以语文为例,语文中含有大量对于语义的理解和赏析,而解题的关键在于对上下文语境及相关背景的掌握,同时这也与个人的知识储备和经历相关。由于汉语本身的复杂性,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下,同一个字或同一个词组,都可能有数种甚至数十种截然不同的含义。

因此,教授知识的困境一方面是对于原文语义的理解,会导致教学上的偏差。另一方面则是对于学生的作答,AI也无法给出合适的指导和建议。云知声AI Labs资深技术专家刘升平也表示,在设备和人的交流上,AI仍面临巨大的挑战。

2. 缺乏情感沟通,选择性心理影响教授效果

在老师传授知识的过程中,学生并非被动的存在,学生会因为一系列复杂的心理因素对老师所传授的内容进行选择性接触、理解和记忆,从而影响老师的教学效果。虽然AI能用多样的表现形式来适配学生的兴趣,形成私人定制教学,但是AI目前还无法与学生进行有感情的互动和交流。

如前文提到的无标准答案的主观题,人类教师对此往往是采用大量的沟通技巧,来塑造学生的思维方式,而按照设定路径输出的AI在此则存在缺陷。在BBC基于剑桥大学研究者Michael Osborne和CarlFrey的数据体系对365种职业未来的“被淘汰率”的分析中,教师这个职业被机器人取代的可能性仅为0.4%,而其中一个重要的理由是人与人的互动能让学习的过程更加愉悦,而这正是目前AI的缺陷。

3. 缺乏人的社会化培养,仅仅关注知识的灌输

在AI+教育的产品研发中,企业还停留在如何更好地让学生吸收知识这一层面,而对于个人的品德培育则还处在未开发状态。对于学生来说,知识的学习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一方面则是个人人格的培育,“三观”的培养等,使学生完成人的社会化进程。

正如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翟小宁所说,AI时代学习方式会发生根本性变革,但教育的本质不会改变。教育的使命是立德树人,只有立德才能使人获得幸福,使人获得福祉。

因此,现阶段的AI教育更多的是让我们看到一种可能性,让我们能通过AI对教育做一些调整,而不是全面革新。

现阶段的AI教育,培养出的很可能是“考试机器”

除了指出问题,我们更担心,如果AI使用不恰当,那么反而会引发技术异化,最终事与愿违。这集中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对于成绩和应试的极端重视及对于其他能力的忽视。

现阶段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只强调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而对于其他能力的挖掘则是一片空白。长此以往,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之下,学生会极端重视学习成绩,最终也将造就“唯成绩论者”。在生活中,常常提到的“书呆子”就是对此类人群的生动比喻。而在新闻报道中,缺乏品德教育的孩子在认知和行为上也更容易走向极端。

第二,生命“物化”后,引发对于生命的漠视。

在孩子还没有形成一定的基本认知之前,盲目依赖AI来进行教育,则会使得孩子形成生命“物化”的意识,这在一定程度上会让孩子对生活的态度更为冷漠。在电影《湄公河行动》中毒枭糯康培养的娃娃兵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从小接受残酷的训练,长此以往就形成了对其他生命的冷漠态度。

第三,技术偏见与商业意识形态的入侵。

AI的背后实际上是人输入的算法和运行的程序,而这也就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人本身的属性。

我们不难看出AI其实不可避免地会带上设定者的思维和意识,并且是以一种更为隐蔽和普遍的方式存在的。而生产商倘若为了自身的利益,在产品中灌输商业意识形态,那么依据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理论,技术会影响人对环境的感知,从而影响人的实践。如果AI本身存在偏见,那么就会使人们在看待世界时也形成偏见。

目前还处在初级阶段的AI教育,一方面,过分看重成绩,忽视了对学生其他能力的培养;另一方面,AI中存在的商业意识形态可能使学生只会接受,而缺乏批判意识。那么在两者的合力下,最终造就的可能是一个个只在学习考场表现优异的“考试机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现在的AI+教育,为什么培养出来的可能是“考试机器”?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