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部识别和语音助手加持,AR眼镜为什么没人要?

在极具科技感的概念赚足了眼球后,AR眼镜的消费级市场之路一直没有太多实质性进展。事实上,包括谷歌、微软在内的各大厂商在AR眼镜的创新上从未停止脚步,但不得不说消费级AR眼镜仍然处于概念阶段,对大多数普通消费者来说还有点遥远。

b286602fd59b4965a7b2a2f218f155be

在CES 2018上,来自中国的“小厂商”Rokid公司发布了AR眼镜Rokid Glass,并称其产品是全球首款消费级AR眼镜,还得到了CES的官方认可(据媒体报道,该产品在发布前就获得CES 2018“最佳穿戴设备”和“科技创造美好生活”两个奖项)。我们有幸采访到了Rokid公司的负责人、技术极客Misa,或许能找出AR眼镜从概念走向现实的一些基本逻辑,也能探寻到为什么大佬级科技企业也无法做好AR眼镜的一些真相。

迄今为止,AR眼镜还没有真正的突破性产品

科技创新从小众走向大众,必须有现象级产品来代表整个行业实现突破,最终把行业带到一个新的层面,智能手机iPhone 4,智能电视小米、乐视的几个爆款产品都是如此。然而,这些年虽然出了不少AR眼镜产品,但各种各样的硬伤让它们离现象级产品还比较远。

很显然,直到今天,已经走向市场的AR眼镜仍然存在各种各样的令人无法容忍的硬伤。智能手机仅用3~4年时间就风靡全球,AR眼镜发展了整整7年仍然摆脱不了各种缺陷,无法成为一个各方面都能达到应用级别的产品。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硬伤,也给产品指出了改进的方向。

AR眼镜的“用户体验”还有“三座大山”

回首谷歌眼镜的失败,可以用一句“一厢情愿的产品无人埋单”来形容。直白地说,作为佩戴在鼻梁上、需要不断与环境主动交互的产品,AR眼镜的“用户体验”逻辑有它的特殊之处。

1. 硬件设计:不是太阳镜,但要像太阳镜一样方便

Rokid公司的CEO Misa反复强调一个观点:“丑陋的东西一定是错误的”。致力于智能语音交互的Rokid公司为了“不丑陋”,推出了像Pebble一样的产品,赋予了智能音箱足够的颜值和功能创新。而回过头看AR眼镜,除了受限于整体技术水平的显像技术,来自硬件设计层面的“丑陋”仍然十分明显,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分体式。Meta 2的AR眼镜要连接PC,新出的Magic Leap One仍然是分体式设计。这些产品甚至很难称为眼镜,有谁戴眼镜还要在腰上挂一个其他设备、手里拿着操作杆或干脆被PC拴住?加之“长相奇特”,一眼望去就很丑的产品会有市场吗?

(2)笨重。不得不说,谷歌眼镜之后出现的几个AR眼镜产品在造型和佩戴上都“开了倒车”。如HoloLens,与谷歌眼镜相比,HoloLens重量大、佩戴不便,难以被应用到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产品就算有再多的功能也只会沦为“高科技玩具”,如果不加以改进,那么肯定无法进入消费级市场。

(3)携带不便。分体式、笨重及不可折叠都导致用户不得不把戴着AR出行“当个事儿”,在智能手机提高屏占比、降低厚度与重量以更方便携带时,戴着AR眼镜走却越来越费事。

把“不做丑陋的东西”的理念由智能音箱转移到AR眼镜后,Rokid的确做了不少硬件上的改进。例如他们制作了符合人体工学的眼镜鼻托,将电池后置,使整体重量降低,从而降低佩戴负担;去掉普遍的外层装饰镜片,以增强外观表现和轻便度;第一次让镜腿可以像普通太阳镜一样折叠,方便随身携带。

即便如此,这些都只是相对其他产品层面的,要说Rokid Glass整体观感有多漂亮也未必,在CES现场评测的一些国外媒体(如The Verge),虽然都给予了Rokid Glass肯定的评价,但在硬件层面要让AR眼镜像普通眼镜一样,它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2. 软件交互:功能性并不是AR眼镜产品逻辑的首要出发点

CES颁奖给Rokid Glass主要是基于其在软件交互上的两个创新——视觉交互和手势交互,而这两个创新也代表了AR眼镜在交互上的改进方向。

(1)视觉交互。既然是AR眼镜,显然要能够与映入眼帘的事物尽可能进行更丰富、更创新的交互才更能赢得消费者的信赖,避免变成玩具。谷歌眼镜的失败就是因为它变成了没有实质功能的耍帅“墨镜”。

在Misa看来,很多人模仿苹果公司只是模仿了它的成功,并没有模仿它的努力。苹果公司在做产品方面最大的努力,就是不断创造需求,而不是仅仅满足用户提出的需求。在这种理念下,Rokid公司总想去生产“有情感联系的产品”,而不是只生产“简单满足消费者的产品”。于是,Rokid公司做了AR眼镜中从没有人做过的AI面部识别。我们利用AI面部识别在生活场景中锁定一张脸,就能获取其公开的社交信息。

事实上,这个功能消费者可能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也说明AR眼镜有着无限可能。在视觉交互上不能只从已有实现的角度出发,换个角度或许能带来不一样的产品效果。

(2)手势交互。消费级AR眼镜存在的意义必定是让生活更便捷,其判断标准在于戴眼镜一定要比“不戴眼镜用手机”更方便,否则AR眼镜在便捷性方面就不占优势。

目前,手势控制AR显像已经成为标配,在增加操作的丰富度与便捷度上,各厂家绞尽脑汁。Magic Leap One做了一个大大的无线手柄,像电视遥控器一样用户可以握在手里。它可以实现6个自由度的复杂精细控制,这种基于功能设计出的产品固然好用,但正如前文所说,对一款AR眼镜来说太多余。Rokid公司把自己的老本行语音交互搬了过来用在了AR眼镜上,产生了不一样的效果。在CES现场演示中,利用AR眼镜可以购物、查询天气信息及指定目的地导航等语音控制。

由此可见,对AR眼镜的操控交互来说,便捷比功能重要。从市场角度来看,消费者手里并非只有一款带有各种功能的智能终端。Rokid公司的AI面部识别和语音助手正是在尽可能地让AR眼镜更便捷。据了解,Facebook内部的Oculus团队也在通过The Verge的报道研究Rokid公司的技术方案及产品定义,这也说明Rokid公司的做法不仅是某个公司的创新,还暗含了行业发展的某些逻辑。

但是,要让Rokid Glass从体验版本走向大众未必那么简单,最大的阻碍是数据。在CES的样机上,Rokid Glass预先输入了20多张人脸图片,但在实际应用时,没人知道消费者会遇到哪个老同学,需要调用哪种识别能力来避免尬聊,这导致Rokid Glass在人脸识别上的数据需求“深不见底”。其他诸如购物场景也是如此,三星的Bixby2的AR功能也宣称用户举起手机就能识别环境中重要的地标、促销等场景信息,但业界并不看好三星的数据储备。

或许,Rokid公司可以借助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的开放API,或寻求潜在的数据合作伙伴来解决这一问题。但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3. 所见即所得,AR眼镜代替手机也未尝不可

可能很少有人会想到,被Facebook学习的AR眼镜会是中国团队做出来的。不过,Rokid公司的掌门人Misa却自信满满,在他看来,中国的智能设备、语音控制技术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前沿领域产生领先世界的智能产品不足为奇。

目前,国内的场景数据和人口优势都特别明显,在深圳、杭州这些地方,已经有供全球采购的ODM和OEM技术解决方案。不管是技术、数量、成本还是迭代升级的速度,中国的智能硬件厂商都占据了世界主导位置。

此外,在当今美国AR眼镜公司纷纷投入语音助手的热潮下,中国本土语音助手研发具备先天的优势,转入AR眼镜研发中是顺理成章的事。

Rokid Glass带着人脸识别和语音助手出现在CES舞台上,从宏观角度来讲,是国家智能设备及语音技术双重环境因素催生的结果之一;从微观角度来讲,则是Rokid公司充分利用环境优势的战略布局的体现。

因为AR眼镜的诸多效用,不管是社交、购物还是信息查询等功能,都与手机的功能高度重叠。AR眼镜智能化到一定阶段后,不可避免地要进行跨行业的竞争,与智能手机抢占用户的时间。

对比AR眼镜与智能手机,我们可以发现手机作为“中介式”智能终端在场景交互上并不如“所见即所得”的AR眼镜那么直接。例如用AR眼镜购物时,信息是直接映射而不是通过手机这个第三方屏幕实现的;用AR眼镜导航时,线路是直接标记在眼前的路上的,而不需要抽空看一眼地图,这就决定了AR眼镜若能真正走向消费级,它将颠覆现有智能手机一统天下的格局。

在大环境优势(产业链集群、人才、技术、资金等)下,AR眼镜本身还能做得更多,甚至替代智能手机重新创造一个繁盛的智能硬件行业。不只是Rokid公司,中国品牌有着充分的优势能在这个环境中获得自己的发展空间。

当然,这些都只是对未来的畅想,解决当下AR眼镜发展面临的诸多现实问题仍然是当务之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面部识别和语音助手加持,AR眼镜为什么没人要?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