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能够被识别后,我们究竟失去了哪些权利?

俗话说得好,“性格决定命运”。

性格为什么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呢?在以前,人们认为思想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进而决定命运。而到了AI兴起的今天,因果关系简单得多。

1f09955f5d6c4f8d8bd1e7256002a01c

当你的性格可以被AI一眼看穿时,你就必须意识到,你的命运即将开始改变。你的人格魅力、一些古怪的性格特点及情绪稳定度会被AI数据化。你身边的人都可以根据这一份数据报表来评判你,并决定是否要与你做朋友,你的老板也可以据此来决定要不要聘用你。

2018年,来自墨尔本大学的研究人员就设计了一种AI生物识别镜,可以根据人的脸部照片检测和显示其个性特征及外貌上的魅力,最多可以分析14项性格特征,包括性别、年龄、种族、魅力、情绪稳定度等。

AI变成了一块“魔镜”,可以照到每个人性格的“样子”。现实中自然不会有恶毒的皇后给善良的公主喂毒苹果,我们却有点害怕被“魔镜”否认“你才是世界上性格最好的人”。用AI分析性格,还有待商榷。

外貌体现性格?显然是不可靠的

识别性格的AI镜如果仅从用户的外貌做出估计,它的准确性便会十分有限。数据的一维性会对数据存量产生更多的要求,但这个系统在设计上只参考了相对较小且众包的数据集。所以,仅靠外貌就想要得到公平的性格结论显然是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AI分析性格的系统并非心理分析仪,而是生物识别,尤其是面部识别系统。在这方面,就难免遭遇人脸识别的通病——在年龄、性别和种族上的歧视。

2018年上半年,亚马逊的Rekognition被许多执法部门采用,但就在采用后不久,美国民权组织使用该系统扫描了所有535位美国国会议员的面部照片后,发现其中28人竟被识别成了罪犯。

无独有偶,由IBM、微软和旷视科技(Face++)设计的面部识别算法在检测肤色较深的女性时,出错率也高达35%。

这显然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当我们默认一个人的外貌与其性格有着强联系时,在“以貌取人”的时代,再将性格判定权利交给有偏见的AI,后患无穷,而生物识别镜凸显了算法偏差可能造成的现实后果。

AI性格分析进入市场,会剥夺我们的哪些权利?

退一万步来讲,即使通过面部识别能够分析出某个人的性格特征(毕竟外貌和性格都与遗传有关),新技术的应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1. 性格的“魔镜”变成了父母的“遥控器”

一般来说,性格一经形成便比较稳定,但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具有可塑性的。性格不同于气质,它体现了人格的社会属性,是可以通过习惯化了的行为方式去改变的。

性格的可塑性自然让父母看到了某种希望——打造一个有完美性格的孩子。

电视剧《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母亲手中有一个可以控制儿子时间的遥控器,在母亲的眼里,这个遥控器就是一种“资源”,她可以不断重复儿子的时间,不断修正儿子的错误,最后让儿子变得更加完美。

性格的校准器无疑也会成为这样一种“资源”,这样的“资源”,你想不想要?人们可以通过这个机器不断地校正,让孩子的性格变得更加讨喜。而到了最后,你的性格究竟还是不是你的性格?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2. 性格分析系统成了商业信息的靶子

众所周知,智能系统可以从海量的数据中提取用户特征,算法再精准投放大量广告,引导用户进一步消费,智能手机已然成为了我们的“圆形监狱”。

当AI性格分析开始大范围落地,眼看着有一天,智能产品能够掌握大量人们的性格数据,比人们自己还“懂”自己。在购物和广告领域,无法控制的算法可能会为某种性格的你推荐适合的商品,让你毫不犹豫地消费。

AI分析性格的兴起,使得营销人员能够以前所未有的姿态直接了解消费者。用户的所有信息指标正在时时刻刻地与保险公司或商业公司共享,这个项目透明化地呈现了这些信息对个人产生的潜在后果。

其结果便是商业信息泛滥,消费者毫无抵抗能力,不假思索地忠诚于商业品牌。

3. 性格分析剥夺了我们追求进步的权利

目前,已经有许多企业开始利用大数据、AI等技术来招聘员工,通过在职位画像和人才画像之间进行精准匹配,节省了人工筛选简历的环节,有效提高招聘效率。但是,利用AI进行面试并不能实现机器与人之间真正的沟通,面试者的综合素质究竟如何还是需要HR的判断。

然而,试想一下,你在面试的时候,HR可以通过AI性格分析系统选择一个指标进行了解,如你的责任感。如果HR发现你的责任感并不是这群面试者中最好的,你可能就失去了一个就业机会。

在招聘过程中,当HR能够大批次地使用AI来分析应聘者的性格时,那些公众所认为的“性格不好”的人就会面临更大的困难,即使他们的能力十分突出。在以后,说不定个人的业务能力也能被AI估值,到那时,用数字评判一切固然是公平的,却剥夺了每个个体追求进步的权利。

我们不能因为时代的高速前进而忽视自己与周围环境的互动能力,尤其是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法国哲学家勒内·笛卡儿曾经提出“我思故我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性格能够被识别后,我们究竟失去了哪些权利?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