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视媚行”不是形容女人风骚

今天的人们居然把女子风骚到极点,媚惑到骨子里的形态用“烟视媚行”来形容,网上也有许多自以为或者自盼望风骚媚惑的女子取名“烟视媚行”,天可怜见,这真是对“烟视媚行”一词的最大侮蔑!“烟视媚行”根本与风骚、媚惑等风流女子的特征毫无干系,而是形容女子害羞的一个成语!

“烟视媚行”出自《吕氏春秋》。在《不屈》一节中,记载了白圭和惠子两人初见面的情形。两人初见,惠子就逞口舌之辩,对白圭宣讲国家如何强盛的大道理,连珠炮一般,白圭根本插不上嘴。惠子走后,白圭对别人说:“有一户人家娶新媳妇,新媳妇进门后,应该‘安矜烟视媚行’。”

关于白圭口中冒出的“安矜烟视媚行”一语,近代学者尚秉和先生解释道:“安矜烟视媚行,形容新妇之状态,可谓入微矣。然可意会,难以言诠。安者,从容;矜者,谨慎;烟视者,眼波流动不直睨;媚行者,动止羞缩柔媚安徐也。是皆新妇初入门之状态,反是则失身份。”清代学者梁玉绳解释“烟视”则曰:“谓若人在烟中,目不能张,其视甚微也。”东汉学者高诱解释“媚行”则曰:“媚行,徐行。”

如此一来,“烟视媚行”所描摹的女子形态就非常清晰了:新媳妇微微眯着眼往前看,不东张西望,羞涩地缓步前行。这种形态多么符合古代社会对新媳妇的审美和礼仪要求啊!

紧接着,白圭继续往下说,对“安矜烟视媚行”的描述更加具体:“假如新媳妇进门后,看到家里的小孩子拿着火把玩,立刻就说:‘小孩子不能玩火!’或者看到地上有个坑,立刻就说:‘快垫上,别崴了脚!’虽然这种举动对家庭有好处,但却不符合新媳妇的礼仪。”

由白圭的描述可知,“安矜”和“烟视媚行”都是对新媳妇的审美观,跟风骚、放荡、妖媚、媚惑扯不上半点干系。白圭其实是用这个举例来讥刺惠子,惠子跟自己刚认识就如此逞能,跟那位不“安矜烟视媚行”的新媳妇一样,违反了基本的礼仪。

明末清初著名文学家张岱所著《陶庵梦忆》一书,其中描写了一位杰出女艺人朱楚生,朱楚生虽然不是绝代佳人,长得并不美丽,但是却独具风韵:“其孤意在眉,其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烟视媚行。”“孤意”、“深情”、“解意”都是描述的朱楚生的情态。

大约“烟”和“媚”这两个字太过暧昧,太过香艳,因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烟视媚行”这个美好的形容词从妇德剥离开来,紧紧地嵌入现代人的浮躁生活,成了风骚、媚惑的同义词,甚至含有了色情勾引的意味,真是世风日下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烟视媚行”不是形容女人风骚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