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身”原来是为避蛟龙之害

蔡元培先生在《民族学上之进化观》一文中说:“例如未开化的民族,最初都有文身的习惯,有人说,文身是一种图腾的标记,有人说,文身是纯为装饰。然即前说可信,亦必兼合装饰的动机。文身之法,或在身体各部涂上颜色,或先用针刺,然后用色。”

蔡元培先生所说的文身的两种功能,“图腾的标记”和“纯为装饰”,也许符合世界上绝大多数“未开化的民族”的行为,但是却不符合中国古人文身的目的。

《礼记·王制》中论四夷居处言语衣服饮食不同之事:“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火食,吃熟食;雕题,以丹青雕刻其额;交趾,两足相向内交;粒食,以谷物为食。由此可见,东夷和南蛮都有文身的习俗。

孔颖达注解道:“按《汉书·地理志》文,越俗断发文身,以辟蛟龙之害,故刻其肌,以丹青涅之。以东方南方皆近于海,故俱文身。”《左传·哀公七年》载,周太王有三个儿子:太伯,仲雍,季历。周太王最喜欢幼子季历,于是太伯和仲雍就主动避位,从渭水之滨来到东南沿海一带,因为经常要下海,所以“断发文身,裸以为饰”,避蛟龙之害。

《汉书·地理志》则认为夏代第六任国君少康的庶子“封于会稽,文身断发,以避蛟龙之害”。东汉学者应劭注解道:“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象龙子,故不见伤害也。”龙子乃龙王之子,由此记载可知龙子的惯常装扮就是“断发文身”,人们模仿龙子,蛟龙就不会在水中伤害他们了。

这就是中国人最早“文身”的原因,既不是“图腾的标记”,也不是“纯为装饰”,而是为了适应东南沿海生活的需要,以避蛟龙之害才发展出来的习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文身”原来是为避蛟龙之害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