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臭”原来是买官钱

“铜臭”之“臭”,本来的读音是xiù,但如今已经约定俗成读chòu。“臭”的本义并不是臭味,而是气味之总名,香气、秽气皆名为“臭”。其实“铜臭”仅仅指铜钱上的一种气味,这种气味并不一定发臭,只是因为惟利是图的人眼中只有钱,才用铜钱上的臭气来加以讽刺。

鲜为人知的是,“铜臭”最早是买官之钱,而且,世界上第一声“铜臭”的骂声,竟然是儿子骂老子!

据《后汉书·崔寔(shí)传》载,汉灵帝时期,朝政昏庸,公开卖官鬻爵。崔烈通过汉灵帝的保姆程夫人,花费五百万,买到了三公之一的司徒。三公可是最高的官衔,天子要亲自出席拜官仪式。“及拜日,天子临轩,百僚毕会。帝顾谓亲幸者曰:‘悔不小靳,可至千万。’程夫人于傍应曰:‘崔公冀州名士,岂肯买官?赖我得是,反不知姝邪?’”

这一幕真是丑态百出。汉灵帝竟然恬不知耻地说:“我后悔没有爱惜司徒之职,否则就可以卖上一千万了。”旁边的程夫人厉声呵斥道:“崔公乃冀州名士,怎肯买官?拜司徒乃朝廷美事,怎能诬蔑说是因为我得官的呢!”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此之谓也。

崔烈买官,心中不安,有一次假装从容地问儿子崔钧:“吾居三公,于议者何如?”崔钧说:“大人少有英称,历位卿守,论者不谓不当为三公;而今登其位,天下失望。”崔烈奇怪地问:“何为然也?”崔钧回答道:“论者嫌其铜臭。”此言一出,崔烈大怒,举杖击之,崔钧赶紧逃跑。崔烈怒骂道:“死卒,父檛而走,孝乎?”檛(zhuā),击打。崔钧边跑边说:“舜之事父,小杖则受,大杖则走,非不孝也。”之所以“小杖则受,大杖则走”,是怕被父亲的大杖打死之后,父亲要承担杀子之责,反而陷父亲于不义。“烈惭而止”,古人尚有廉耻之心,视诸今日买官“铜臭”者,复有此“惭”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铜臭”原来是买官钱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