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喽啰”竟然是赞美的词

旧小说和戏曲中常常可见“喽啰”的称谓,比如《水浒传》第一回,李吉告诉九纹龙史进:“如今山上添了一伙强人,扎下一个山寨,聚集着五七百个小喽罗,有百十匹好马。”这是指强盗的部下。“喽啰”一词常见的还写作“喽罗”、“偻罗”、“娄罗”、“搂罗”,等等,都是同音词。今天的口语和书面语中也还常常使用这个称谓,拿来称呼坏人的随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贬义词。

可是,鲜为人知的是,“喽啰”最早的时候却是一个赞美人的褒义词!

据《旧唐书·回纥传》载,唐代宗册封回纥可汗,称号极长,叫作“登里颉咄登密施含俱录英义建功毗伽可汗”,并解释说:“‘颉咄’,华言‘社稷法用’;‘登密施’,华言‘封竟’;‘含俱录’,华言‘娄罗’;‘毗伽’,华言‘足意智’。”既然作为回纥可汗的称号,那么一定是褒义词。

唐人苏鹗所著《苏氏演义》中解释说:“娄罗,干办集事之称。世曰娄敬、甘罗,非也。”所谓“干办集事”,是指办事伶俐干练。苏鹗顺便指出“娄罗”一词并非汉初谋士娄敬和秦国少年政治家甘罗二人的合称。

宋人高承所著《事物纪原》中作了更详细的解释:“言人善当荷干办于事者,能楼揽罗绾,遂谓之楼罗。”所谓“楼揽罗绾”,指做事能够包揽张罗,精明能干。据《宋史·张思均传》载:“思钧起行伍,征讨稍有功。质状小而精悍,太宗尝称其‘楼罗’,自是人目为‘小楼罗’焉。”张思均因为征讨有功而被誉为“小楼罗”。

综上所述,可见“喽啰”一词原本是赞美之词,后来才渐渐引申为绿林之卒。南宋学者罗大经所著《鹤林玉露》中说:“偻罗,俗言猾也。”然后罗大经感慨道:“欧史间书俗语,甚奇。”“欧史”指欧阳修所著的《新五代史》。由此可见,至迟到南宋时,“喽啰”的称谓已经演变为贬义词。

明代著名才子徐渭在《南词叙录》中说:“搂罗,矫绝也。唐人语曰:‘欺客打客当搂罗。’今以目绿林之从卒。”之所以“以目绿林之从卒”,也正是从伶俐能干、狡猾等义项渐渐引申而来,“喽啰”从此就由赞美人的褒义词演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贬义词。

“喽啰”及其各种同音词,是汉语中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现象,一千多年来学者们聚讼纷纭,解释层出不穷,迄今尚无定论。因非关本文主旨,兹不赘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喽啰”竟然是赞美的词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