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亡齿寒”遭遇的性生活反击

众所周知,“唇亡齿寒”的典故出自《左传·僖公五年》:“晋侯复假道于虞以伐虢。宫之奇谏曰:‘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从之。晋不可启,寇不可玩,一之谓甚,其可再乎?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辅,颊骨,可以辅持口腔;车,牙床,牙床上装满了牙,就像车上载满了东西一样。“辅车相依”跟“唇亡齿寒”的意思一样,颊骨和牙床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唇亡齿寒”还有另外一种写法:唇揭齿寒。揭,举也,反举其唇以向上,牙齿当然就暴露在寒风之中了。这个说法出自《战国策·韩策》,而且比“唇亡齿寒”的出典更有趣。

楚国围困韩国的雍氏之地长达五个月之久,韩国屡屡派遣使者向秦国求援,秦军就是不下崤山。韩国又派尚靳出使秦国,尚靳对秦王说:“韩之于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殽。臣闻之,唇揭者其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

宣太后听说了尚靳的这番话,将他召入宫中,对他说:“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髀(bì),大腿。宣太后真乃豪放女,竟然用和先王的性生活来反击尚靳的“唇揭齿寒”论!宣太后说:“我和先王睡觉,先王将大腿压在我身上,我非常疲困;但是全身压在我身上,我反而不觉得沉重。这是因为我能从性生活中得到快乐的缘故。如果救援韩国,必须兵众粮多,日费千金,可是秦国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

宣太后的这个比喻让后世的道德君子们大摇其头,南宋学者鲍彪痛斥“宣太后之言污鄙甚矣”,清代著名学者王士祯更是在《池北偶谈》中感叹道:“此等淫亵语,出于妇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载于国史之笔,皆大奇。”殊不知先秦时期古人性观念之质朴,实出于后人想像之外,由“唇揭齿寒”论所遭遇的拿性生活作比喻的反击就可见一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涨姿势 » “唇亡齿寒”遭遇的性生活反击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